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立华

教育,让学生今天幸福地生活,为了明天生活得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王立华:1998年8月至2010年10月任职于临沂八中。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任职于临沂十二中。现任职于临沂光耀实验学校,任业务副校长、9年级1班班主任、9年级1班与9年级2班语文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我 的 语 文 老 师  

2014-06-06 14:48:52|  分类: 学生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戴光杰

 

201291日,是我小升初的第一天。记得那天下着小雨,我急匆匆地冲到学校初中部的天井里,挨个教室门口找我的名字,心里忐忑不安,能不能分到好一点的班级里,会不会见到老同学。最后,我来到了一班的教室门口,其他班都排除了,我肯定在一班了,我便只关注了一下班主任是谁。我一看——嗯——王立华——副校长——这肯定不是个善茬。

初次见面,看那面相,保守了说也得四十多了,个子不高,鼻子略扁,额头偏大,头上几根头发梳的很整齐,戴一副银边的矩形眼镜,一看就是个文化人。

等到所有的同学都到来后,他便站在讲台上,开始了自我介绍:“请大家安静!”话音刚落,后面教室墙壁上的表的转动的滴答声都能依稀听见,同学们一开始都很敬畏他。“我叫王立华,今年33岁了……”我心里很是诧异,才33岁就混上副校长了,似乎是在显摆自己很年轻又有才华,不过事实确实如此。简单一介绍后,我们便开始了另一件大事:和他一起接受山东电视台的采访,原来是他要上山东新闻联播了。接受采访时,他不满意(后来才说我们的目光过于躲闪,不大气),我们更不满意(到初中第一天就做这个,没有心理准备)。后来看到新闻时,我们每个人看后脸都红红的——羞的。

大家一开始都私下里分析,他对我们一定非常严格,实际的情形却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他上课时妙语连珠,经常惹得我们大笑;课下和我们嘻嘻哈哈,根据每个同学的优点和毛病,还经常给我们起外号。印象中入初中部不到一个月,我就有了外号“阿呆”。有些同学便给他起外号“王老吉”,他也坦然接受,看样子是想和“加多宝”死磕了。

虽是男生,但我每天都会“生垃圾”,满教室里都有我的东西,对此他对我毫不留情的挖苦。他嘴上的功夫堪比纪晓岚,讽刺起人来不带脏字,让别人想留眼泪,却还得笑。对此,我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一旦发现教室里有废弃物,就会把矛头指向我:“阿呆,这一定又是你的‘孩子’,这个教室的天南海北都有你的‘孩子’!”我感觉,他当老师真是屈才了,如果他现在改行当律师,那全天下的律师就都得失业。

他总喜欢给我们“下套”。比如,一次上复习课时,他声称要检查第二十七课的背诵情况。于是,我们便集中背诵第二十七课。我几分钟早已背的滚瓜烂熟,然后便开始和同桌说笑。当真正提问时,他忽然坏笑着说:“阿呆,背诵一下第二十八课试试!”我便不知所措了,当我辩解怎么不提问第二十七课时,他却一本正经地说:“你不是已经背诵的很熟练了吗?都已经和同桌‘打情骂俏’了!既然记忆的这么快,我以为你第二十八课也已经背的很熟练了呢,结果让我大失所望。”相处的时间长了,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仔细思考一番,防止中招。但是,他总是让我们防不胜防,今天这个花样玩过了,明天又来了新的招式。那一段时间,我们班“贱男帮帮主”经常在课下“招惹”这个,“骚扰”那个,大家都到他那里告状。那天下午放学后,他主动和那位“帮主”聊天:“宋琪,我最近编了几套新的打狗棒法,你陪我练练?是专门对付喜欢随便冲路人呲牙的小狗狗的!”“好啊好啊——”“帮主”非常荣幸似的答应着。当他们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了不到两分钟,“帮主”就开始“攻击”他了,原来,“帮主”自己又中招了。不过由于他经常挖这样的坑,我们也就慢慢地明白了:他讽刺、挖苦你,还不让你颜面扫地;他不是想整治我们,而是想提醒我们任何学过的东西别忘记了,做错的事情要改正。

他对我也不总是“打击”,委婉的“手段”也经常用。他给我的自主时间太多了,我开始变得越来越没原则了,甚至交上了一些狐朋狗友。他除了讽刺我外,还把我提拔为语文课代表,每天给我找点事干。还有,就是表扬我的地理学科的学习,因为我每次的地理考 试都是全年级最好的一个。我的作文水平好算马马虎虎,他便经常拿我的作文当范文。时间不长,果真有了成效,我不再像以前那样上课随便说笑了,开始冷静下来投入地学习。

他也不是我们印象中的不通情理,布置作业够我们写一个月的,反倒是每天都不布置作业,让我们学着自己找作业写。这一点令我很满意,对于我们上高中乃至今后的生活是大有裨益的,难怪往届的学兄学姐们离开初中多年后都记着他。我们起初大多偷懒,他也不生气。除了教一些如何找作业的办法外,他总是隔三差五地听写生字词、检查背诵篇目的记忆情况。他一般不使用强制措施,他说过“树大自直”,总相信我们会变好的。只可惜,我们体会不到他的苦心,不认真努力,几次考的都不好。现在想来,我们不够地道。

至于他给我影响最大的是,在生活中给我的素材在不断地增多,我的写作能力在不断地提高;他也给了我很多人生的思考,我品味出了不少人生哲理。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