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立华

教育,让学生今天幸福地生活,为了明天生活得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王立华:1998年8月至2010年10月任职于临沂八中。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任职于临沂十二中。现任职于临沂光耀实验学校,任业务副校长、9年级1班班主任、9年级1班与9年级2班语文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校规执行:“一厘米主动权”的良知坚守  

2014-01-07 15:00:37|  分类: 学校办学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省临沂光耀实验学校  王立华

 

站在统计学的立场上分析,“一厘米”几乎是一个可以忽略的长度、距离,哪怕是违反一些原则,甚至是触犯社会规范、法律。

向前一厘米不会出问题!

在正向方向上跨越一厘米,实在是个能轻松地跨越的尺寸。黄口孺子在不知不觉中就能多跑一厘米,卖绳子的小贩可以毫不吝惜地向顾客赠送一厘米,处于成长黄金期的孩子一年增高一厘米也未尝不是常态生长……在负向方向上逾越一厘米,似乎也不一定会出大问题。面对红灯,汽车越过停车线一厘米等候不会造成交通事故;冬青绿化,株与株之间多一厘米不会影响绿化效果;摩天大楼,顶层增加一厘米不会改变整栋楼的黄金比例……单位门口的电动大门可以少开一厘米,也不影响师生出入;大街上醒目的广告牌少做一厘米的长度,照样能引起路人的关注……

能轻松地跨越的“一厘米”,真的是个永远安全的距离吗?

 

 

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我,一厘米,放到学生管理中来打量,并不永远是个安全距离。在不同的教育情境中,一厘米的安全性是有很大差别的。

那么,在什么样的前提预设下,“一厘米”才是安全的距离?

学生排放自行车,车轮向前或向后多伸出来一厘米无关大碍;集会时,学生队伍离主席台远一厘米还是近一厘米无伤大雅;课堂上,学生们举手回答问题时,手举高一厘米还是放低一厘米,既不妨碍教师上课,也不影响学生回答问题;开班主任会时,班主任离学校管理者远一厘米还是近一厘米,既不会降低会议的质量,更不会侵犯学校管理者的“领导权威”……

另外,在什么样的前提预设下,“一厘米”又是危险领域?

宿舍管理、日记批阅要求等制度细致的再向前一厘米,就有可能侵犯学生的隐私;校徽设计的再增大一厘米,比例失调后就不美观了;教学楼顶悬挂的巨型宣传标语,再宽一厘米,因招风面过大导致标语牌被吹落;教室的黑板靠左一厘米,右边的同学看着就不舒服;教室内的多媒体展示屏幕安装时高一厘米,学生们抬头看时脖子会不舒服……

凡事都有两面性,一厘米的关照与对待也是这样。一个学生管理者应该始终清醒地让一厘米在安全区伸缩、变动。

 

 

学校管理者在应对一厘米的安全变动时,存在什么问题呢?

2010109,在山东省临沂第六中学西校区(现为临沂十五中)就读的七年级女生张悦因为发型不符合学校的要求(学校也没有具体的界定标准),在三次被班主任和政教主任赶出校门后,在家喝下灭白蛾用的灭幼脲自杀身亡。

就是因为头发长了一点(我们姑且计算为一厘米),学生管理者“逼死”了一个鲜活的生命。那么因为发型不合格引发的悲剧或冲突就这一例吗?不是的。深圳坪山高级中学的蔡胜慧,因头发过长,被老师批评后跳楼死亡;长沙市九中学生蔡佳因老师剪掉其头发鬓角,深感气愤,从二楼纵身跳下受伤;厦门一高中生因头发长被老师训后跳楼;山东省东营市胜利一中的李欣玥,因头发过长,被老师反复催促后,从五楼跳下身亡……

学生发型的规定不合理,反映了目前一些学校管理规定制度和措施制定和执行的不合理,有些甚至连教育良知都没坚守住。

 

 

“我们要大力推行素质教育,学生早晨到校时,七点半前不能进校门。但学生考虑到学生的实际,学校大门是放开的,部分学生可以提前进入校门,同时也不限制班主任的到校时间,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教室里有学生了,班主任原则上要到位。”

一位学校管理者对班主任、学生的早晨到校做了这样的规定,看似是规范地贯彻了各级规定,但这一规定从出台那一刻起,就存在不合理性。

学生们有从众心理,有的学生来得早,其他学生就会担心自己落后,也可能会逐渐地早到校。于是,学生们仍旧是早到校,教育主管部门来检查,政教处是无责的,我们已做出规定,限制了学生的到校时间,符合国家的规定,但是个别学生情况特殊,应允许他们进校,要不然,会有安全隐患的!

另外,是没有规定班主任的到校时间,但是,学生们来得早,班主任担心学生安全出问题,仍然要来得早。无形中,等于设定了班主任必须早到校。

类似的规定还有多少?班主任批改学生的周记的规定,管理人员随意出入学生宿舍的检查规定,强迫学生穿他们不喜欢的校服的规定,以加强校纪为名驱赶学生回家受教育的规定,等等。

这些不合理的规定,貌似以爱学生的名义进行,尽管只向前超越了一厘米,但是也是有危害性的。

 

 

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学校与军队、监狱等国家机器类的社会控制工具(学校还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社会控制工具)不一样,带有柔软的特点,教师通过观念再造、知识教授、文化传承等意识形态来完成社会控制。

基于上述分析,学校教育带有明显的“制度教育”的痕迹。学生的发展水平决定着学生应该就学的年级水平,一个年级所设置的、使用的教材、课程是为这个特定的年龄段的学生准备和选编的。然而,这些是“为”学生编写的,而不是“有”学生编写的,也不是学生一定能接受的,但不管接受不接受,他们都必须学习这些教材、课程。因此,学校、教材、课程代表着一种稳固的制度,学生们必须遵循这种学校制度;学校的课程表不会为了一个班级、一些特殊的学生需要和兴趣而改变和设置。

在落实这些“制度”的时候,社会大众普遍要求教师代表国家意志与社会主流文化、正统的社会规范来完成对学生的控制、再造。所以,教师控制学生具有强势文化的特点,学生则从一开始就在被控制践行一种受束缚乃至受压抑强势成人文化。那么,不管是上课学知识、日常穿着校服、学生发型的设计等等,教师都处于强势的设计者、执行者、检查者的位置,学生不得不遵循。所以,教师在执行学校管理的规定时,对“一厘米”这样的微观管理尺度大多关注不到位。

 

 

学校管理者在执行学校的规章制度时,有没有超越一厘米的安全期的?有啊!

将上文中提到的山东省临沂六中西校区的案例,我们做个假设(尽管是假设不成立的,因为,时间不允许假设):假设学生张悦接受了批评,已经理发三次,离学校规定的头发长短只有一点差距,出于对学生尊严的维护,不再驱赶学生。张悦留在学校后,慢慢地引导,我想张悦的发型会慢慢达到学校要求的。因为在接到班主任和政教处的通知后,毕竟张悦已经三次理发了,说明尽管她不情愿,也是执行了班主任和政教处的规定的。如果这样,张悦还会走上不归路吗?

一厘米的头发长度,与一个鲜活的生命孰轻孰重?学校的学生管理规定是有静止性的、冰冷无情的,大家要遵守,但执行的时候得有弱者思维,执行行为应该是温柔的、有暖意的。因为我们的执行对象是学生,不能把规定的执行,像对待社会不良青年等成年人一样“秋风扫落叶”。如果上升到违法违规的高度分析,学生们留不合格发型不违法,也不是不道德,仅是有不良行为习惯而已。

尤其是,当一些学校管理规定是出于学校、教师的强势背景下制定,只是学校的一厢情愿而已,并没有和学生达成约定:这算不算是一种教育冷暴力?一个学校管理者在执行这些规定的时候,应该坚守教育良知,掌握好一厘米的主动权,既保持校规校纪的严肃性,又能维护学生的权益不受危害。

 

 

学校管理者不光自己要把握好一厘米的主动权,还要引导班主任把握好一厘米的主动权,毕竟班主任是执行管理规定的落实者。换言之,学校管理是个什么形象,学生们是通过自己的班主任感知的。

一个学校管理者,应该经常沉到班级中,向询问学生们,他们的班主任的学校管理规定的执行情况。在不断地调研后,整合各种信息,有效地调控各位班主任落实管理规定的情况。

 

 

在柏林墙推倒前的两年,东德的一个名叫亨里奇的守墙卫兵,开枪射杀了攀爬柏林墙逃向西德的克里斯?格夫洛伊。柏林墙推倒、德国统一后的19922月,柏林法庭审判了此案。亨里奇的律师辩称,亨里奇只是执行上级的命令,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因此,亨里奇是无罪的。但是,法官西奥多·赛德尔不这么认为,当庭指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卫兵亨里奇被判处三年半的徒刑,且不能假释。

西奥多·赛德尔站在人性的高度给予断然反驳,他的审判既合法亦合情,堪称经典!

面对复杂的社会环境,任何人都不能以“服从命令”、“严格执行制度”为借口而超越一定的道德伦理底线。以此类推,作为一个学校管理者,应该在特殊的一刹那间坚守教育良知,不可以以任何借口超越人性善良的底线,用严苛、过于细致地制度及制度执行去限制学生本应拥有的生命自由与天性。教育行走已经载满了幸福,何故行走不当儿戏学生的生活和生命?

 

执行正确的、科学的校规需要把握好“一厘米主动权”,不合理的校规执行更要把握好。校纪校规是静止的,但执行时却可以灵活一些。尤其是,学校管理者在执行既不合法又不合情还侵犯学生权益的校纪校规时,应该坚守教育良知,运用自己手中掌握的“一厘米主动权”,尽最大可能地保护学生不受伤害。

 

注:本文已经《河南教育》卢丽君编辑的修改,在《河南教育·基教版》发表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