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立华

教育,让学生今天幸福地生活,为了明天生活得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王立华:1998年8月至2010年10月任职于临沂八中。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任职于临沂十二中。现任职于临沂光耀实验学校,任业务副校长、9年级1班班主任、9年级1班与9年级2班语文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门外汉对课堂教学改革的关注——山东省泰安市“省庄经验”的学习随记  

2010-05-31 17:02:10|  分类: 旅途漫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省农村中学课堂创新现场观摩研讨会”(要推广泰安市泰山区省庄一中、省庄二中的改革经验)召开的前一段时间,我早已看到通知,我本没打算参加。不是我不想学习先进经验,而是因为会议是在上班时间召开的,我不想因为参加会议影响了正常工作。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对于大规模的现场会议是有一种害怕情绪的,这源于我自己曾深受其害。这些年我致力于研究的“自主化班级管理的实验与研究”这一课题,曾因效果明显,在2001年至2002年间接待了省内的数百家教育行政部门、学校的考察活动。这经常让我和学生们的正常的教学、学习生活秩序受到冲击,我还得给那些感兴趣的老师寄一些文字材料,支付的费用也不低。那时,出于年轻气盛,我曾在一些场合表达过不满,后来,凡是和我联系的,我一概不接。2003年后,我才得以安静地按照我自己规划的实验进程不断开展实验、研究,实践也证明,后期出的成果(论文发表、研究报告评奖等,)要比前期厚重的多、理性成分提升。

516,在从厦门回临沂的路上,我接到了山东省教科所理论室主任王如才副研究员的电话,建议我去看看。如才兄长这些年对于我的成长非常关注,总是在适当的时候提醒我做一些事情。而那些提醒总对生性愚鲁的我带来了巨大的帮助。鉴于如才兄长的提醒,我想这次会议是值得参加的,可能会有一些内涵的。

这就是我参加“全省农村中学课堂创新现场观摩研讨会”的心理预设。

 

 

决定参加会议之后,我开始做准备工作。

先是把周五耽误的两节语文课做出安排,因为我19日下午就得到泰安报到了。本周打算复习的说明文阅读类题型的考点梳理与议论文阅读类题型的考点梳理,周一到周三,我适当加大了复习容量,把周五的复习内容提前了一些。另外,也在语文课上拿出了一点时间让学生练习涂卡,全年级10个班,惟独10班涂的答题卡没出问题。19日下午,把该做的工作都处理完了,我安心踏上了行程。

不全面的了解一些改革的全貌,就贸然去分析,往往会陷入盲人摸象的肢解式关注与研究。因此,这几天我也反复地阅读了《当代教育科学》200916期刊登的有关泰安市泰山区省庄一中、省庄二中的改革经验:《前沿风暴——泰山脚下一群农村娃演绎的精彩课堂》。6个页码的报道把他们的经验“精彩主持”的逻辑起点、核心主张等内容概括出来了。看完后,我也初步具备了和“省庄经验”对话的基础。

 

 

20日上午是开幕式。在开幕式上,陶继新先生和陈培瑞先生的点评引起了我的触动。这也是与会代表的共同感觉。

陈培瑞先生又以自己一贯的风格点评,语言风趣幽默。老先生的点评,我座位前边的两个老师窃窃私语,认为是瞎闹腾。殊不知,老先生从泰山文化讲起,给“省庄经验”设置了一个大的地域文化背景;另外,他还想从乡村教育的背景中来看待“省庄经验”。我想,这才是看到了作为农村学校的教育改革的真正鹄的。

在老先生的话语中,我最喜欢课件中展示的这一段:“看看农村教育现状,令人担忧。农村教育体系不完善,办学条件远远落后于城市,尤其是农村教育的价值取向出了大问题。大部分农村教育以城市价值为预设,接受教育是为了让后代脱离农村,进入大城市。培养出来的人只是向往、热爱大城市,对农村不屑于关注,对农村发展真正需要的科技、能力不屑于学习。农村出现了科技断层,人才断层。有些农村大搞淘汰式教育,升学率越高,淘汰的人越多。生上学的,大部分毕业后流入城市,淘汰的留在当地。这样的农村教育是变相的城市教育,是促使农村人才结构劣化的教育。”

不过,这次老先生的幽默还是有限度的。以前,在会场上、饭桌上曾听过几次老先生对一些事物的评点,荤素夹杂,形象地解释自己要说明的问题。

陈培瑞先生相比,陶继新先生的话语内容更显持重。陶公把省庄的改革上升了教育良知的角色担当这一高度来对待。陶公对“省庄经验”的总结非常到位,学生生命经历的积淀、高效课堂的情感高效的追求等等观点,让会场上的与会人员有醍醐灌顶的感觉。我看着身边一个个如痴如醉的急忙记录陶公话语的代表,自言自语地想:“怎么样,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大家了吧。是不是比听那些整天在一些场合装神弄鬼的所谓教学论研究者有收获的多。”

尽管陶公职初上课的时日很短,后来离开后就没再回来过,但到现在,对课堂教学的理解却是一些专职研究者难以望其项背的。我曾对陶公的这些超越深深思索过,我得出的共同结论就是:先生读《道德经》《论语》《周易》等经典书刊,在哲学层面的素养已经超越了一个一般意义上的教育研究者。有此深厚的学养,看什么都能解读出深层内涵。这些年,每次和陶公交流,我都要汇报自己读《论语》等书的感受,我知道,陶公是很关注我对这些经典的理解、感悟程度的。在当代,精神生活是人安身立命的归宿,是人的心灵家园。这个层次的精神需要是通过对至善这一绝对价值的追求来实现和满足的。陶公对我在这一方面的关注,语短情长啊!

对于写作者、研究者而言,一个人的恢弘大气,不体现在提笔之后研究主题的选择与创作风格的确定,而是表征于灵魂深处的生命意识涌动与超拔思想。这种生命意识涌动的持久与超拔思想的深远恬淡自然地面世后,成为了一种生命本能。从这个意义上讲,陶公将是我人生气象的追寻者。

需要一提的是,这几年,陶公又变换了采访方式,用QQ进行。起初第一次看到先生用这种方式采访后,我情不自禁地小声说:“这老头,真够先进的。”不过,陶公和那些被采访者,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肤浅对话。QQ世界很大,真正把灵魂的对话停留在里面的很少。陶公和那些被采访者虽然只是噼里啪啦的聊天者之一——陶公是QQ世界的过客,可因为聊天内容的厚重,他却永远是QQ世界的主人。

 

 

下午的听课没有引起我多大的波澜。我听了两堂课,课堂生活的内容和理念与《当代教育科学》报道中展示的基本一致。

我到达听课第一站的时候,那口教室并不喧闹。一位年轻语文教师正和学生们在做上课前的各种准备。这一堂课,有两个分析点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课前,有位听课老师没有凳子坐。一位同学发现了,马上通知了一位班干部。这位班干部立即把自己的座位给了那位老师,然后出去搬凳子。班级管理流程是通畅的,每个人都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普通学生发现了问题,但不属于自己的职责范围,便报告给有关负责班干部;班干部立即解决问题。这种素养的具备和“精彩主持”有没有联系?有啊!“精彩主持”,学生成了学习过程的主人,他们要学会自己解决更多的事情。在多日的磨合后,学生们肯定会形成默契的成长关系。

——课间,好多老师在和学生们交流,也包括课上学生们讨论的时候,有些老师也和学生交流。学生们不慌乱,自如、自信地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这种自信似乎并不来自在参观者众目睽睽之下久经考验的稳重,因为那种稳重过于内敛。这些学生的自信是对外释放的,写在脸上的是淡定的笑容。“精彩主持”,给了这些孩子们足够的人生自信!

“省庄经验”,已经显现了它的效益。

 

 

参与这样的推广会(或者一些培训会),到底是为了什么?引发我的思考的是我在第一堂课上看到的两位与会者的行为。

在这一堂课上,有两位听课老师自始至终在聊天,并不时地向坐在他俩附近的两个学生询问一些情况。我实在看惯了这种与会者的嘴脸:会前不深入研究这项改革的全貌,然后几乎是在一无所知的基础上来开会;然后就开始根据自己看到的一点现象,结合自己的即时理解,就要开始评判,之所以要向学生询问,是为给自己的片面观点找佐证。一直到下课,这两位老师也没有结束窃窃私语。

我列出这一现象,不是为了谴责两位老师不遵守课堂纪律,影响了他俩周围的几个学生的学习。我只是看到了这两位老师的行径作为叫剖原料的价值——面对这样的与会行为,我发出了本部分开头的疑问:参与这样的推广会(或者一些培训会),到底是为了什么?

初步分析后,我发现,绝大多数来开会的代表有这样三种意图:来扩充知识体系,了解课堂教学改革的前沿知识;来学个一招半式,回去接着能用;单位当福利发给了“我”,会议中或会后,“我”爬爬泰山,玩一玩。这样的与会目的,有价值吗?

为了分析这一问题,我再呈现另一种现象。这么些年,各种力量组织了那么多的推广会议、培训会议,忽然间有那么一次会议,因为会议的内容很充实、主讲人讲的也出彩,一些代表在现场听得心里很痒痒,一些与会代表在会场发誓:回到单位,我一定做点事情。但是,回到自己的单位后,该干什么还干什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明明那次会议开过了,也在自己的内心产生了深刻的体验?为什么这种改革的意识转化不成自己的教育行为?这不是单位不给改革环境的问题。

两个现象放在一起分析,就有解读的现实价值。与会目的的定位不合适,导致了第二种现象的出现。想扩充知识体系,不如看书,书上的行文更严谨,尤其是主讲人讲出来的知识、理论,都是二手的,不一定正确、严谨。想学个一招半式,更没有可行性。教育学属于社会科学,只是经验的总结而已。离开原来的文化场域和那群独特的师生群,那一招半式永远不会再现,不会被复制。当福利去追求,不如报到后就出去玩,那样玩的更有趣。心在曹营身在汉,开着会,还在规划出去玩的事情,就只能是一知半解的去了解会议上的培训内容、推广的经验,因此,凭看到的皮毛就要开始给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下结论。

那么,参与这样的会议,目的是什么?应该是转变自己的立场。在与会中,把人家的经验总结、实践行为和自己的理念体系、实践行为进行碰撞,看到自己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立场存在什么问题。立场一转变,一切都是全新的。

对于“省庄经验”而言,我们这些考察者,是一个匆匆过客不假,但我们是教育改革的匆匆过客吗?不是的。我们应该参与进去,全方位地解读这一经验,理解它的价值所在。然后,根据自己的现实状况,改变自己的教育行为。

 

 

要听第二节课时,我还是选择了语文学科——对语文学科,我相对熟悉一些,有说话的可能性。这是一节九年级的中考专题训练课:诗歌总复习。

听这一节课前,我是带着听课目的去的:我想了解一下学生们搜集信息、整合信息的能力,这对于“精彩主持”来说太重要了。

讯问几个学生后,我来到了两位主持的同学的座位前。他们这一节课不可能回来了,我想坐在他俩的座位上,进而研究他俩的学习资料,以获取我需要的信息。“你们这是第几轮复习?”我抚摸了一下一位主持人的头问道:“第二轮吧。”“等会我能看你桌面上的书吗?”“可以。”

学生们开讲后,我马上找到了两位主持人的一些复习资料。分别是《初中学业水平考试复习指导·语文》(孙善利主编,山东人民出版社)、《学习高手·状元塑造车间(语文九年级上册)》(刘德主编,光明日报出版社,2008年版)、《语文配套练习册(九年级下册)》(张伟忠编,山东教育出版社,20101月版)。在这六本复习资料中(两位主持人,一位3本,共6本),《初中学业水平考试复习指导·语文》中的“第二章  阅读理解”中的“第五节  诗歌”没有使用过的痕迹,一篇空白;《学习高手·状元塑造车间(语文九年级上册)》的全书几乎为空白,关于诗歌部分的训练题全部为空白,没有使用痕迹;《语文配套练习册(九年级下册)》的有关诗歌部分的训练题全部为空白,没有使用痕迹。由此,我断定两个孩子的信息搜集、整合能力并不具备当一位主持人的素养:毕竟这俩孩子连自己手头的资料都不会使用,那么,他俩在黑板上展示的内容是怎么得来呢?我不得而知。

 

 

21日上午,国家督学、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研究员做学术报告《关于高效课堂的断想》。“高效课堂的原点:走出教育功利主义”“高效课堂:育人为本还是知识为本”等分析内容的一个个推进,让我又一次在碰撞中梳理了自己对课堂教学的一些理解。

我是在分会场听的报告,因此,会场上就有针对张厅长的报告立即开始讨论的声音。张厅长的报告,总是能打动大家。这些年也为一些地方的培训讲了一些课,总感觉到现在的培训形式很多,但只有少数能引起老师们的热情参与。

不过,看着主席台上的张厅长,我的思维却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张厅长对山东基础教育改革者的发现和培养。

我首先就是一个典型的受益者。从1999年就开始追随他做创新教育研究,他对我的帮助是从修改文章中的标点符号开始的,对于我的一些尝试、改革,提出了很高的期望,有时对我的批评也很严厉。这些期望,让我有喘不过气来感觉,尤其是每次见到他的时候——我体会到了他投放到我身上的灼热目光,让年轻气盛、浮躁、急躁的我如芒刺在背,舒服不得!在山东基础教育战线上,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年轻教师,正是在张厅长的期望、鞭策中成长起来的。

我和同屋住的一位与会者讨论“省庄经验”的时候,这位代表很有感触地说:“省庄二中很幸运,遇上了张厅长。”“省庄经验”推广会的召开,与省厅、当地有关力量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但是,更是与张厅长的极大关注有着直接的联系。两年来,张厅长带着各级领导、有关专家、新闻媒体多次深入省庄二中、省庄一中,反复调研,提升“省庄经验”。当然了,近些年来,像省庄一中、省庄二中一样,有很多学校都曾受到了张厅长的关注和培养,比如北宋一中等等,它们都一个个的成长起来了。

 

 

全程参与了这次会议之后,21日下午又参加了“山东省创新教育工作会议”。在结束在泰安的活动后,21日晚我启程去河南郑州。D157运行了四个小时,我也思考的四个小时。我不是会议组织者,也不是点评者,也不是记者。在抛开这些身份后,我想作为一个解读者,理性地分析“省庄经验”带给我的思考:放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来看待“省庄经验”。

——课堂教学改革的背景。

面对整个基础教育改革,尤其是课堂教学改革,“省庄经验”是一种颠覆性的尝试——课堂上,学习真的成了学生的事情。我以为,这就是“省庄经验”的最大价值。这也为我今后在课堂教学的研究与实践指明了方向:任何改革,最后的旨归应该是看是不是为了学生的成长。

——农村教育改革的背景。

目前,农村教育的现状是让人揪心的。比如,我仅就农村孩子不能就近入学这一困境说几句。这几年,“撤点并校”的大力实施,带来了农村教育质量提升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给一些农村孩子就近入学带来不便,有不少农村孩子不得不辍学。

笔者在阅读中曾读到这样的一段文字:“从20057月至20087月,对湖北、河南、广东、云南、陕西、内蒙古6个省(自治区)38个县市177个乡镇的中小学布局调整情况进行研究,调查发现了布局调整后的几个‘加重’:教师额外负担加重、农村家庭经济负担加重、学生生活压力加重。在7200份问卷中,29.6%的家长和27%的学生认为如今上学不方便。就学平均距离从原来的家门口变成4.8公里,最远的居然远到100公里。”(孙强、刘海安,《农村教育政策应该如何抉择》,《华商报》)

对于农村教育,笔者并没有深入的研究,只是阅读了一些文献而已。农村教育改革向哪里去?这样的追问笔者回答不了。但是,这样三点是应该把握的。

第一,农村教育改革理应以陶行知的教育思想为重要理论支柱。“看学校的标准,不是校舍如何,设备如何,乃是学生生活力丰富不丰富。村中荒地开垦了吗?荒山都造林了吗?村道已四通八达了吗?村中人都能自食其力了吗?村政已经成了村民自有、自治、自享的活动吗?这种活的教育,不是教育界或任何团体能够单独办得成功的。我们要有一个大规模联合,才能希望成功。”这些话语读起来是不是有振聋发聩的之感?

第二,不管农村孩子在哪里就读,农村教育质量应该和城市教育质量一样。

第三,农村学校的教育改革应该立足农村实际,是为了农村的发展而进行的。

应该说,“省庄经验”的生发地是两所乡村学校,他们的改革是不是也要从农村教育改革的视野做点事情?我想,这是他们的教育改革有根基的理性选择。当然了,我这样说,也有点看人挑担自己不吃力的闲谈的嫌疑。省庄经验,如果想对基础教育改革作出巨大贡献,我想出路还是在这里的。

 

D157到达郑州时,已经晚点四分钟了,五个小时的运行时间,给了我一个相对独立的思考、写作的空间。文章敲打完,正好一块电池用完了。收拾好行李,准备下车。

 

2010521 初稿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