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立华

教育,让学生今天幸福地生活,为了明天生活得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王立华:1998年8月至2010年10月任职于临沂八中。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任职于临沂十二中。现任职于临沂光耀实验学校,任业务副校长、9年级1班班主任、9年级1班与9年级2班语文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秋天,也是一种开始——寻找我的“发展极”  

2009-06-02 11:57:30|  分类: 骨干班主任国家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汽车在乳白色的晨雾中慢慢地进站了,尽管雾气弥漫,汽车还是准时到达了。雾气飘渺,给此次行程增添了一份诗意。到达此次培训的目的地——北京教育学院的门口时,“欢迎骨干班主任国家级培训班初中班的学员”的标语赫然映入眼帘。几行字在北京教育学院门口的电子屏幕上来回的滚动,刹那间提示我要有一种角色意识的苏醒,一夜颠簸后的混沌思维开始清晰起来。

一系列报到手续完毕后,时间已近正午,晚秋的阳光已经开始挥洒它的暖意了,照在人身上,虽不是宜人的暖融融,却祛除了早晨的凉意袭人。院子里时而有一两个行人在晃悠,汽车喇叭声不时地从远处传来,愈发衬托的这个校园宁静无比。举目望去,院子里的花木已经满显深秋的况味,树叶开始由金黄变成枯黄了。

在这样秋花秋叶深深染透的暮秋时节,再加上特殊的心境铺设,是非常适宜我进行一番哲学思考的。没有哪一个季节更能比秋季让人感受到生命的光辉与枯萎是联系在一起的:金黄变为枯黄是一种凋落,也是一种新生;秋天的枯黄对于春天的嫩绿、夏天的芳香来说是一种圆满,可也是一种终结。我总想就自己的此次培训生发点感想,令人遗憾的是我一时无法理清自己的思路,在激动的思绪中飘来荡去的竟然是关于秋天的一点感慨!

在有点失落中我回到宾馆开始了午休。下午起床的时候已是三点多了,一夜颠簸后的疲劳消失殆尽。神清气爽之时,关于此次培训的角色意识又苏醒了——我告诫自己,上午的思索因为激动而有些混乱。现在,我应该像以往一样,运用严谨的学术分析逻辑来对待这一次培训。想到这一层,我便在电脑中敲击出了三个基本问题:我在什么样的基础上参与培训?我需要什么样的培训(或我在培训中学什么)?我怎样参与培训?

这样的逻辑思维是从教师文化形成的视野来严谨的对待这一次培训,这既不辜负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的苦心经营,也更有利于我的提高。而且,在今后再参加任何形式的培训活动时,我都要运用这一思维来对待。

 

一、反思起点:我在什么样的基础上参与培训

 

一段时间以来,我对自己的教育表达越来越不满意,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写的文字面目可憎。

——当我发现了一种需要关注的教育现象后,我却拿不准用教育叙事来陈述它的本来面目,还是用教育随笔来拓展延伸它的内涵,抑或是用纯粹的学术语言来阐释它。换言之,面对一种我感兴趣的教育现象我无法快速地确定用什么样的表达方式呈现它!追求形式的东西掩盖了教育现象内在的学术价值——我所追求的教育表达本末倒置了。

——在我遇到了深有感触的教育话题时,我经过简单的构思后就开始行文,随着大脑细胞的兴奋而来的一些素材全部进入了行文视野。往往一个并不是很典型或值得挖掘的素材我都能“洋洋洒洒”地写上几千字,但是当创作结束后,却发现自己的行文没有一个稳定的表述中心——文章写散了,写乱了。

——从2003年开始,我带一个班的班主任,两个班的语文课,同时还在政教处负责点管理事务,还要参与一些社会活动,精力分散开来,写作时间也相对减少了。因此,往往对一些很优秀的创作素材挖掘得不够,写出来的文字并没有真实地反映这一素材的价值。心态不宁静,直接导致我的创作是表层化的,是粗糙的,就连语言文字水平也很低——我几乎是用最差的表述水准来完成日常的教育表达。综合这两方面的表现,我在这一时期写的东西很肤浅不说,语言也是干瘪至极!

——为了追求快速地成长,我的阅读视野太宽泛,内容自然很杂乱,而关于教师成长的理论、一些基本原理类的纯理论书籍,我关注的太少。因此,尽管我在不停地思考,但是没有深厚理论素养、文化底蕴做支撑的思考,充其量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想法而已,我的认识水平并没有出现快速提高的迹象。这也直接影响了我的教育表达,因为我写来写去方重复了不少内容基本相似的话题,我浪费了一些有价值的但我临时把握不了的素材,我忽视了一些本应关注的现象。

……

现在,当我静下心来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其实一时映现在脑畔的远不止这些表象,也罢,我只写这么几条!我不知道这是自己的一种短暂逃避,还是一种脸红于提起的羞赧,还是一种阿Q式的自我麻醉,还是一种放下包袱从头开始的选择。总之,面对自己的教育表达,我临时只能说这些了。

现在想来,当我对自己的教育表达不满意的时候,也就是我已经在自己的教育生活初期走上高原期的表征之一。

——资料来源:笔者2006年11月2日的教育随记《对教育表达的不满意》

 

在上文的教育随记中,我记录了自己在教育表达上的高原行走。实际上,当我意识到自己的教育生活进入高原期的时候,就像我的教育表达一样,我已经在高原期行走了很长时间了。

为了改变高原期的成长现状,我莽撞地进行了一系列实践。

——我曾经几乎断绝了和师长、朋友、同学的联系,安心读书,扎实实践,寻求自己的专业提升。这样的极端提高方式,又导致了其他的一些新问题的出现,突出体现在人际关系的处理上,我意欲“钻进小楼成一统”,忽略了我自己是一个社会人的角色担当。我的远离,就连一些很熟悉的师长、朋友也会误解后,我越发地怀疑我“有问题”。比如,有的师长、朋友背后曾说我“急功近利,我对他没用了,所以王立华不和我联系了”;更有因为缺少沟通,他们因为一两句话就给我下一个错误的结论的,比如因为习惯性地使用了网络上大家都使用的“呵呵”类的网络语言,他们就说我“尾巴又粗又长,翘上天了”。

——为了妻子的安全,我们住在妻子的单位的家属院里。我的单位在另外一个市辖区,所以我上班的时候要跨越两个辖区,四十多里路。在公交系统并不发达的地级市,为了上班我每天得导几路公交车上班,浪费在公交车上的时间每天至少三个小时。为了照顾怀孕的妻子、后来又要照顾刚出生的儿子,妈妈年事已高,我需要尽量多做些家务。等一切家务活忙活完了,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左右。早起晚归,中午在单位又没有午休的地方,我的精力有透支的嫌疑。这时候,等我坐下来做点研究的时候,用不了半个小时,我就感觉到精力有些赶不上了。为了改变现状,我和妻子曾经想调到一个市辖区内,但是我们的能力做不到。

——2003年7月,因为工作需要,我被调整到学校的一个管理岗位,同时带两个班的语文课,任一个班的班主任。 如果单单为了一项工作而努力,再苦再累也累不死人,也苦不死人。面对工作,最痛楚的是人的生命力被分裂。已经习惯了和学生、书籍、做研究相伴,忽然间又要分出一多半的精力来完成烦琐的政教管理事务,尤其是还要匀出一些精力来应付那些没有实际价值的应酬。每天的时间都零碎化了,我的思维始终处于零散当中。办公室的那张普通的电脑椅上,休息过一个疲惫的灵魂!

 

——2005年,我曾不写文章,几乎推掉了能推掉的社会活动任务,专心复习教育学、心理学、政治、英语,准备考研究生。我想通过读研究生来规范一下我的研究生活,重视从正规意义上深刻地审视我的教育实践。尽管专业课考的不错,但我的英语学习基础太薄弱,自然会落选的。

——教学投入时间不足、班级建设精力不够的捉襟见肘,让我主动提出不再分管政教处的管理事务,而开始负责学校的教育科研事务。这样引起了学校部分管理人员的不满,似乎在政教处挂名,却不做政教处的事情:名不正,言不顺。这种尴尬的现状也曾一度影响了我的专业发展。

——2006年,我又频繁地把星期六等休息日几乎全部安排了社会活动,我不停地参加这些活动,为的是寻找我的个性化实践经验与思考的分享的更大可能性,也在和他们碰撞后,从多元的地域教师文化背景下,立体地看我自己的教育实践。

实际上,我的成长出现了高原行走的特征。而我的研究、教育实践也取得了明显的表现出了高原期的特点。

几年来,在寻求研究实效的过程中,我的研究状态一度摇摆不定。

——有一段时间,我曾控制自己远离当地的一些学术团体,专心地关注自己喜欢的研究领域和研究方向,我想做一个摆脱了教育行政思维的有独立思维的自然文化人;

——有一段时间,我曾极力排斥各种教育科研主管部门的各类评奖、评优树先活动,我的出发点只是想追求自己的研究处于自发状态,不要有功利的成分;

——有一段时间,我曾极力排斥参与一些与外界接触的活动,我想做一个有自己的思考的研究者;

——有一段时间,我曾热衷于参加各种聚会,想排斥我的研究自闭,在获取多种渠道的信息时,也争取更大范围内的文化接受;

——有一段时间,我曾一度放弃读班主任工作方面的书,看社会学、文化学、历史学等方面的著作,想改变我的专业定位,以此来充实我的研究基础。

……

严格意义上讲,我的初期研究只是一种思考的生活方式而已。换言之,我遇到一件事情后就思考求解,然后再把这一思考的教育细节形成文字。这就是我初期的研究概括。

后来,又读到了一些关于教育科研的研究方法类的书,才知道真正的教育研究是什么?对“选题”“前测”“论证”“形成方案”“收集资料”等基本的研究常识有了了解。

而在前几年的研究中,我对这些教育研究范式基本上都做了尝试。有些用得时间长一些,熟练些,而有些则用得少一些。但是,不论使用哪一种研究范式,总感觉我们似乎游离在那些教育事件之外,尽管我是那些事件的亲历者。换言之,我目前使用的研究范式,几乎不适合有我这样的研究身份的班主任使用。我的研究生活这样来来回回地摇摆不定,致使我在探索初期丧失了自己的研究个性。

为了改变我的阅读现状,我也进行了不懈的尝试。

——只要是觉得我应该阅读的书目,我就购进。一时间,办公室和书房里堆满了各个学科领域的书籍。为此,也花费了我收入的一半。这样的花费经常使我的经济陷入拮据的境地。我也一度为了钱的事情愁眉不展。

——为了把买到的书籍阅读一遍,我开始快速的涉猎式的粗读,只有在读到关键章节的时候我才仔细阅读。这种不求甚解式的阅读定位,保证了我把书读完,但却不能把一个作者的思想读深,也不一定能把一本书读透。

——由于没有稳定的阅读中心,所以,做班主任需要的教育学、心理学、管理学这三个基本领域的书籍都没有详细的研读,也影响了我这几年来的工作层次的提升。就连班主任工作外围的教育科研、人类学等基本范畴我更没有以专业人员的眼光对待,这也限制了我的工作层次的提升。

现在看来,近几年的阅读,我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位,那就是作为一个初涉教坛的年轻教师,我到底应该怎么读书?读什么书?

 

二、目标:我在培训中学什么

 

当一种拥有足以可以当作眼下目前的人生的辉煌时,这种拥有便可以减退人的成长愿望;而当一种追求在目前的条件下似乎永远无法实现的时候,这种追求也能销蚀人的成长激情。因此,当我面对成长高原期而有无法超越的遗憾时,我便徘徊在这种遗憾面前感到茫然无措。

在这样的成长背景下,我得以参加此次培训班,对我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惊喜。

久处一地则习染而不自觉,一旦有了哲学意义上的“离开一段时间”,等我静心了一段时间后,我才有了一种庐山之外的提升感觉。

“当年叹辛苦,回首成真赏”。在今天的状态下,我只能先立足本职工作,边做边提升,把周期放的再长一点。

在填写《2007年全国中小学骨干班主任国家级培训学员信息表》时,有“自我评价”一栏。在简单地推敲后,我就把这一栏填写完毕了,内容如下:

 

在担任班主任的9年中,为不断丰富自己的教育内涵,一直追求走专业发展的路子,但自身的知识体系、能力结构离新时期呼唤的初中班主任的素养要求仍有很大的差距,比如关于初中生心理保健的知识了解与能力具备就不系统。

在日常教育实践的推进中,虽追求把自己的实践经验的改造作为重要的工作内容,但很多实践仍带有明显的个性化痕迹,没有普遍意义,实现教育分享的可能性仍很小;尤其是,我的很多日常实践仍是低水平的浅层次重复。

我虽追求把研究作为自己的教育行走方式,但由于缺乏扎实、系统的教育科研知识,我的研究生活是畸形的:感兴趣的内容、简单的班级建设难题等工作任务的研究与解决有一定效果,但对中小学班主任的很多基本问题(比如关于中小学班主任的去向问题、研究立场的选择、理论应用范式等问题)仍不十分明了。

自己在各地的演讲也仅停留在经验的汇总与展示上,理论品位不足,并没有真正形成属于自己的教育问题意识、思维方式、教育表达方式等个性化内涵。

 

现在,回顾头来仔细思考一番,我的“自我评价”实际上指出了我存在的成长障碍。这些成长障碍主要有四点:

——我尽管找到了自己一生要实践的教育理想追求,但还没有进入我的信仰体系;

——我发现问题的意识、思考问题的视角选取和解决问题的方式需要转变到严谨意义上的学术研究状态;

——我的理论素养有缺失、文化底蕴积淀不厚;

——我的工作习惯需要进入智慧生成的境地,并在此习惯的坚持中养成自己的工作个性。

分析出了我的成长现状,既有助于我解决进入成长高原期的问题,也就等于解决了我要在培训中学什么的问题。

在我接到市教育局的通知时,我也见到了教育部(《关于选送学员参加2007年中小学骨干班主任国家级培训班的通知》,教师司[2007]23号)和省教育厅的有关这一次的培训文件。

 

 “一、培训目标

学习掌握班主任工作先进理论和方法;总结交流班主任工作经验;研讨班主任工作中的现实问题;开发班主任工作案例资源。”

“二、培训内容

围绕班主任工作基本规范、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指导、班级活动设计与组织、班级管理、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相关教育政策法规、安全教育等相关专题进行深入学习、交流、研讨。”

 

教育部的通知对“培训目标”和“培训内容”的规定,对于我的学习来说是,是很系统的,也是很有实用性的。

在这十来天的时间里,我肯定不能全部消除现存的四个成长障碍。不能全部解决问题,那我应该解决哪一问题或哪两个问题呢?思考了半天后,发觉这样来对待这一次的学习还是很功利,很浅层次的。

参与一次培训,不如定位在寻找解决自己的现存问题的策略上。从这一视野出发,我发现,参加这一培训,我首先要定位在转变自己的思维方式上。思维方式改变了,我思考、对待现实问题的视角都变了,解决问题的策略也变了,我的教育生活随之发生改变了;其次,我要寻找到更多的成长障碍或不足,有就是要寻找我的“发展极”。“发展极”[1]原本是一个经济学概念,后来,不少学者把这一概念引进教育学领域来研究教师的成长,尤其是一些个性突出的特级教师的成长。一些学者认为,当代中国的特级教师和名师也都是教师职业人在不同发展水平上的发展极现象。

有教师成长理论认为,教师的成长要经历规范化发展阶段、特色化发展阶段、个性化发展阶段,大多数特级教师和名师进入了个性化发展阶段。那么,为什么很少有教师能进入个性化发展阶段呢?那是因为教师的发展不是自然进化的,自然,教师的发展极现象也不是自然进化的结果,而是教师自觉努力的结果,是一种有意识的教师成长行动。所以,教师的这种带有明显的职业性和社会性的行为,是主动性的发展。

 

三、策略:我在培训中怎么学习

 

从接到通知的时候起,我就在思考在培训中应当怎样学习。

作为一次学习,我首先得了解教育部的文件中对于培训的要求:“采取理论辅导、专家引领、专题讲座、案例分反思体验、交流研讨、考察观察、课题研究、课件制作、模拟演讲等方法开展培训。”这一段文字,几乎把当前最有效的培训模式全部囊括。换言之,我似乎不用再花更多的心思去思考怎样参加这次学习,我要是能在学习中把这些培训方式的真谛贯彻到位,那就很有收获了。但是,这些培训模式的提出,毕竟都是普遍性的,对我而言,不一定都有针对性。我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学习模式,仔细思考了很多天后,我仍是找不到合理的解决策略,尽管思维已经不混乱了。

就在我苦苦寻找学习策略时,我收到了北京教育学院寄来的学习通知和书籍。书籍有两本:陈爱苾主编的《班主任实践智慧操练》[2]和麦志强、潘海燕主编的《班主任工作培训读本——中小学班主任专题培训教材》[3]。而且在通知中还特别提到:“入学时学员要参加班主任工作的基础知识测验(依据《读本》出题),并写一则对自己的班主任工作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包括发生的时间、经过、影响,以及得到的帮助等内容表述。”

很明显,北京教育学院的培训组织者是想在培训正式开始前,先让来参加培训的班主任通过读这两本书来奠定基本的认识基础,以便在培训中能有对话的最大可能。因此,在每天正常的工作完成后,我便利用点滴时间来读这两本书。

我先阅读的是《班主任实践智慧操练》。除了“续言”带有理论描述的痕迹外,这本书收录的就是二十六则具体的案例了。

读“续言”的时候,深深吸引我的是几个富有新意的概念,也是这本书的一些基本主张。“实践智慧是指能够解决特定情境中所面临的特定问题的能力。”“它是人们在现实世界中知道怎样做的知识和经验,是一个大的行动中能用自己设计的策略有效处理复杂的、不确定的、不稳定的、独特的、价值冲突的情境中的问题的能力。”“班主任的道德实践智慧是指班主任具有能够道德、有效、高效、创造性地解决工作实践中面临的实际问题的能力。”“案例是班主任实践智慧操练的载体,实践智慧的操练要寓于班主任案例的探讨之中。”而在阅读每一则案例时,案例的选择经典不论,而案例的设计也是煞费苦心,便于班主任接受。案例的结构分为六部分:案例呈现、问题提出、头脑风暴、你评我议、点子聚焦、优化建议。对每一则案例的分析就如吃西餐般,细细拆解,详加论述。在我阅读的过程中,确实感触到了思维方式转变的益处。

《班主任工作培训读本——中小学班主任专题培训教材》是按照教育部要求,分六个专题设计的。“专题一  班主任工作基本规范”“专题二  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专题三  班级活动设计与组织”“专题四  班级管理方法与创新”“专题五  关注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专题六  相关教育政策法规”。这几个专题的内容,和我以前读过相关书籍的学术思想、基本主张、操作规程没有什么本质性的不同。因此,很快就读完了。读完这本书,又按照这本书的逻辑思维梳理了一遍我关于中小学班主任的理论积淀。

一个星期后,两本书全部读完了。合上书本,猜想面授期间有可能学到的东西。我想,也无非是一些当前有关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热点问题或一些专家、学者的个性化研究的结果。单纯听讲座,无非是又丰富了我的知识体系而已。这样参加培训,层次又有低的嫌疑了。

关于怎样去学习的思考一直延续着,也一直折磨着我的思维。

113日晚,从陕西咸阳飞山东青岛的航班晚点了。在等航班的间隙,我想趁机写点今天在陕西师范大学讲学的零碎感想。一上午的沟通,我的演讲很投入,听课的老师也很投入。无论是会议主办方,还是听课老师,还是我自己,都感觉这一次的培训效果不错,达到了预期效果。因此,迫切有写点东西的欲望。噼里啪啦,在笔记本上敲击了一个多小时后,总结讲学效果较好、提出今后的注意事项的四千来字留住了。这样的反思与重建是我经常做的事情。合上电脑时,“反思与重建”这几个字依然在我的脑海中鲜活。这时,忽然间想到,参加骨干班主任国家级培训,不也是一种“反思与重建”吗?反思我的过去和现在,在和有关人员的讲解碰撞后,重建我今后的班主任工作生活。

到这里,我也就基本确定了参加培训的基本学习策略:在培训前对自己的工作现状进行全方面的反思,并形成一些结论性的东西;培训中认真、投入,和每一项培训活动碰撞,触发我站在多元化的立场上再现、辨别、筛选我的班主任工作;每晚写培训反思日记,重建今后的工作思路、研究中心、阅读范畴、成长方向。

 

9年来的成长中,我的学术边缘人的状态及我的大学教育的薄弱,让我的成长有点进入成长高原期的感觉——我知道自己应该有新的提升,但我却找不到努力的方向。做完培训前的一切准备工作后,我又来到了北京教育学院里徜徉。时光已到傍晚,晚霞已开始燃烧。一整天,我都在眉头紧皱,哪怕是在办理报到那些琐事的时候——我更多地想到的是九年来我的蹒跚成长。

诗人海子在《秋日黄昏》中曾写到:“火焰的顶端/落日的脚下/茫茫黄昏/华美而无上/在秋天的悲哀中成熟”古人总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为什么不能像刘禹锡一样来一句“我言秋日胜春朝”的新解呢?实际上,对于秋天的赞礼的确应该有新的内涵了。在这样的深秋,完成这一次培训,对我来说是不是一种有着深层次内涵的更高意义上的开始呢?毋庸质疑。

真的,秋天,也是一种开始!

 

王立华    

2007118日于北京教育学院

 

注:本文在培训期间,教育部骨干班主任培训班(初中班)项目组负责人北京教育学院陈爱苾教授曾经印刷给全班学员阅读。



[1] “发展极”的概念是由法国经济学家郎索瓦?佩鲁提出的。在经济学的视野中,“发展极”是指在一定的时期,由于地区或部门间的经济不平衡发展而形成的一些主导部门和有创新能力的企业聚集在某些地区或城市。

[2] 陈爱苾.班主任实践智慧操练[M].北京:中国出版集团 现代教育出版社,2007.

[3] 麦志强 潘海燕.班主任工作培训读本[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7.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