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立华

教育,让学生今天幸福地生活,为了明天生活得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王立华:1998年8月至2010年10月任职于临沂八中。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任职于临沂十二中。现任职于临沂光耀实验学校,任业务副校长、9年级1班班主任、9年级1班与9年级2班语文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当代教师的教育概念——在山东省创新教育十年庆祝会上的发言  

2009-04-03 11:26:25|  分类: 活动发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临沂八中    王立华

 

 

   作为一个普通的实验教师能在庆祝会上发言,我感到非常荣幸。我们来自齐鲁大地的不同角落,为了创新教育的研究与推进,我们走到了一起。因此,我们有着共同的欢乐与关切,也有着共同的愿望与期待。我想借此机会谈一点我的粗浅认识。

    自从加入创新教育团队后,我的尝试就是在思考两个基本问题并试图对问题做出解答。

    第一个问题:面对这一课题,我在意识形态上应该做什么准备?

   这一思考是为了寻求我进行创新教育研究的价值定位。只有把这个问题弄清楚了,我的实践才能符合创新教育的基本主张。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我从“重建我的认识范式”“确定我的教育信仰”两个方向做了努力。

    ——重建我的认识范式,让我以实验教师的眼光打量我的日常工作和成长行为。为了有效地重建我的认识范式,我主要通读了《创新教育:中国教育范式的转型》《中国基础教育范式转型研究——基于创新型国家建设背景下的创新教育》。我想,一个实验教师如果连这个课题的概念判断、基本主张、价值本体都不熟悉,哪怕假以“创新教育实验”的名堂,也是“盲人骑瞎马”的危险尝试,或者是南辕北辙的无效努力。我的接受能力很满,这样的通读过程从我加入创新教育团队开始,一直延续到今天。惭愧的是,几年过去了,我对这两个阅读意向仍不能说是熟悉。让我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在阅读的过程中,我的教育价值观世界在慢慢地转变。美国学者库恩认为,“范式”作为一种共同信念,规定着某项研究的发展方向与途径,并决定着共同体成员的形而上学信念与价值标准。从这个意义上讲,几年的阅读,是对我的意识形态世界的规范,完成了我的认识范式的重建,我习惯了在“创新教育”的视野中用实验教师的角色来看待日常工作与成长行为。

——确定我的教育信仰,保证我的实践是符合“创新教育”的主张的。教育信仰是信仰的一种基本形式,体现着教育的价值思想和教师的人格境界。只要有教师的教育行为的发生就一定有教育信仰在起作用。作为一名基层教师,如果没有教育信仰,我的日常实践会在各种口号、运动、潮流的强势导引下忽左忽右,背离教育的终极要求。在实践中,我选择了“创新教育”中的理论支柱之一“生命教育”作为教育信仰建构的依托,我想通过对“生命教育”的解读来确定我的教育信仰。这里的“生命教育”并不简单是一种用确定性方式表述的精确定理,而是一种教育价值的追求和在此追求指导下的教育实践,它的意义远不是一些概念、逻辑分析方法、实践范式所能表达的。对于这一信仰的确定,我是在不断地阅读、写作、实践、总结中完成的。在陆陆续续完成的文字中,确定了我的教育信仰。

    第二个问题:我能为“创新教育”的发展做点什么?

    这一思考是为了确定我的研究内容。之所以说“我能为‘创新教育’的发展做点什么”而不说“我能在‘创新教育团队’里做点什么”?我以为,像我这样的年轻教师,如果没有足够的人格储备和专业底蕴,很有可能会按照个人的理解去肢解、曲解“创新教育”理论,甚至会为了自己的功利性需求而用这个团队为自己的行为当作佐证。“我能为‘创新教育’的发展做点什么”,出发点和归宿是为了“创新教育”的发展,因此,我的实践才能在“创新教育”的视野中延伸。

    在经过对自己的背景文化、个体志趣、当前“创新教育”的研究现状进行了系统的分析后,我选择了“我国中小学班主任的工作范式的转型”作为自己的关注对象。总课题组要解决的是中国基础教育的范式转型,那么,我就研究这个体系中的一个细微枝节。几年来,“我国中小学班主任的工作范式的转型”研究,我做了三件事情:做出了一个判断、提出了两个主张、实践了一个重点。

   ——“做出了一个判断”是指我对国内中小学班主任的工作范式的发展时期进行了划分。我以为,中小学班主任的工作范式的发展经历了三个时期:前范式时期、范式初建时期、呼唤范式转型时期,具体论述体现在《班主任专业化:工作范式的转型》(《教育管理》2007年第3期)、《班主任专业化的困境与实践路径》(《人民教育》2008年第3期)中。

    前范式时期(1942年——1988年)。在这一时期,关于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政策法规是在有关教育政策法规的论述中涉及到的,并没有专门的行文规定,中小学班主任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共同遵守的关于班主任工作的价值观念和推进工作的具体要求;又由于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研究处于起步阶段,无论是理论研究还是实践研究,都没有形成自己的研究与实践范式。所以,现实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实践与研究处于价值定位有失偏颇、实践徘徊的不良状态,存在深层次的范式危机。不少专家、学者意识到了必须对班主任工作进行范式拯救。这种范式意识的自觉是一门学科或一个岗位走向成熟、专业化的重要方法论标志,因此,这一时期界定为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前范式时期。

    范式初建时期(1988年——2006年)。1988年,国家教委颁布了《小学班主任工作暂行规定》和《中学班主任工作暂行规定》,明确了中小学班主任的地位、作用、任务、职责、方法、任免的条件、待遇与奖励、管理等内容,这标志着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范式开始初建。这期间,又出台了一系列关于班主任工作的文件规定,使中小学班主任在开展工作时有了共同遵守的价值规范和具体的操作要求,中小学班主任已初步具有了正规意义上的工作范式。

    呼唤范式转型时期(2006年至今)。2006年,教育部接连出台了两份规定,对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很多问题重新进行了界定。这样,班主任的当前地位正逐渐高于以往的社会学意义上的不专业、半专业,开始走向专业成熟。因此,我国传统意义上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是一种资格“业余”、职能履行随意、无群体效益的教育范式,而2006年以后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则是一种价值追求定位明晰、学科专业自主、实践岗位专业化的新的教育范式。因此,从“业余班主任工作”走向“班主任专业化”,是我国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范式的转型。在当前,中小学班主任的专业成熟毕竟是处于一种发展的中间状态,要完成范式转型,需要借助很多力量,而“班主任专业化”成了基本的推动力量。

    ——在我提出的两个主张中,我首推第一个。1942年绥德专署正式使用“班主任”这一名称到今天,六十多年的历程证明,班主任已成为学校教育的关键力量。但是,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至今没有取得良好的专业尊严,并不是教育学中的一个普遍概念,还曾被不少学者“誉为”是“旁门左道”。我以为,中小学班主任工作得不到教育学学术圈认可的原因在于它的基本问题没有弄明白:“找不清”中小学班主任工作从哪里来的、“找不准”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现状什么样、“找不到”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发展去向。在认识模糊的基础上开始实践,任何行为都自然容易引发争议。问题分析到这一层面,我的研究定位、研究立场与研究起点就明晰了。于是,我要解决“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能不能立得住”的最基本问题,换言之,我要理顺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历史沿革、界定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存在现状、寻找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发展去向。历时两年的研究最终形成了我国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历史考察与当代发展》(《当代教育科学》2007年5-6期)《班主任工作的现存不足与变革思路》(《河南教育》2008年7-8期)《中小学班主任工作改革三十年的回顾与展望》(《班主任之友》2009年第1期)

    我提出的第二个主张是找到了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理论研究立场。我的基本观点体现在《实践教育学:我国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理论研究的立场选择》(《教育参考》2007年第8期)一文中。六十多年来,国内出版了不少班主任工作的著作,但遗憾的是,在一本书中,不少作者一会儿站在教育哲学的立场分析,一会儿站在教育科学的立场分析,分析立场有些混乱,不利于探讨班主任工作的基本问题。我以为,“班主任”是借鉴前苏联的经验设置的一个学生管理岗位,如今,苏联已经解体,这个岗位已经不是每一个独立共和国都设立的岗位了,而在英文、德文、法文等语言体系里,找不到对应的外语词汇。种种现实告诉我们,“班主任”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化岗位,非常有必要进行基于中国立场、反映中国问题、汇聚中国经验、凸显中国风格的研究,寻求中小学班主任工作应该是什么、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

     在《中小学班主任的教育哲学追求》(《河南教育》2009年第5期)《2007年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理论研究进展综述》(《班主任之友》2008年5期)等文中,我曾提出过别的观点,但相对于这两个主张,其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没有提起的必要了。

     ——“实践了一个重点”就是尝试着回归原点做教育。20077月,在接受《教育文摘周报》的采访时,我提出了“回归原点做教育”(《王立华:回归原点做教育》,《教育文摘周报》2007年第30期)。我以为,世界再大,对于一个年轻教师而言,也就是一间书房、一间办公室、一口教室;教育再纷繁、再热闹,对于一个年轻教师而言,也就是遵循教育的基本规律,帮助学生做最好的自己。因此,一个年轻教师要在办公室、书房里研究、在教室里实践如何让孩子遵循天性去成长,实现他的个性化发展。因此,教师应把促进学生的个性化发展,为每一个学生提供个性化的发展计划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目标。

    我的实践是按照总课题组的设计进行的:通过研究学生的当前实际情况,帮助每个学生制定个性发展计划;帮助学生明确富有特色的发展方向;通过开设个性化的班级课程,支持每个学生在自己喜欢的领域获得更快更好的发展。

    那么,作为学生个性发展的第一步,如何帮助学生制定各种类型、各种时间段的个性发展计划呢?我的尝试是把每一个学生当课题来研究。又如何帮助学生明确有特色的发展方向呢?我设计了一套A4纸张排版的共四十多页的“成长基础自测”,让学生从家庭文化、个性品质、教育经历、学习基础四个方面来梳理、明确自己的成长基础,进而帮助学生确立自己有能力发展、又感兴趣的发展方向。对于开设个性化的班级课程,我为四届学生编制了《自己教育自己》《燃烧生命激情》《幸福是什么》《我型,我塑》的“班本课程”。为了让个性化发展始终萦绕在学生的成长时空里,我追求班级建设中的任何一项事务都赋予个性化内涵,像为每个学生设计个性化的挂历、给每一个学生办一份报纸、给每个学生设计独特的练字纸、给每个学生设计他需要的日记纸等等。

    回顾这几年来的创新教育研究,我还有两个很深的体会。

    第一,中小学班主任工作需要科学、艺术,更需要境界,需要一位实践者具有融理想、信念、情操和教养于一身的强烈的人格力量。人生的路,靠自己一步步走去,真正能时刻保护自己的,是自己的人格选择。反过来,真正能伤害自己的,也是自己的人格选择。关注我的人格力量的壮大过程时,我每每处于惊慌的境地,因为我惊慌于自己以前居然对此一无所知。人格水平提升是在让我强调“向内看”“看自己”。“向内看”“看自己”,其实对于西方哲学和东方哲学来讲,都是一个最高的目标。西方哲学追求“认识你自己”,东方哲学追求“道法自然”“天人合一”。达到这样的境地,一个人就越接近了“至善”。有了这样的人格底蕴,才能让我的心态平淡,目光平和,不至于出现在不同时期因我的个人好恶而对同一个人、同一堂课、同一件事有截然相反的认识和评判,才能保证我对教育的解读是理性的,才能保证我的实践是健康的。

    第二,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研究是一个年轻教师义不容辞的角色担当。2007年年底起,我有幸参与了教育部骨干班主任国家级培训的组织工作。有关部门在组建专家组时,感觉到了关注这一领域的学者寥寥无几。专家组成员建立了,大多都是六十以上开始走向人生暮年的老人了;另外,就连我这样的刚刚了解了班主任工作的年轻教师都要考虑吸取进去。什么叫“青黄不接”,我想在这一领域得到了典型的体现。尽管有人在教育部2008年班主任网上培训结束后大呼班主任工作的春天来了,因为这次培训的开班典礼上升到了新中国建立后历次教师培训的最高规格:副部长主持、正部长长时间讲话。但是,从方案论证、案例征集、培训课程发开发一直到培训结束,我的心境一直很悲凉。在这期间,因为年轻,我必须为这几位老人在生活起居、资料整理上服务。从外在的表现上看我是在侍候几位老人;从本质上讲,我是在为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一段历史服务。不尊敬的讲,老人们总有离开的那一天。他们的辞世,将意味着这个岗位的一段历史的终结,因为到目前来看鲜有学者能达到他们的学术高度。作为一个后学,我应该为此做点什么,这是我作为一个当代年轻教师非常有历史意义的实践选择。

真正的人生选择,是一种没有参照坐标的自我挑战。面对教育,一个年轻教师可做的事情很多,容易让人眩晕、迷失乃至莽撞。幸运的是在参与创新教育研究的过程中,我逐步拥有了自己的教育概念,并找到了我能实践的教育内容。

    一路走来,有过曲折,有过失误,也犯过错误。几年来,山东省创新教育团队对我在专业成长上迈出的每一步,都给予了足够的关注和及时的提醒。对于一个太理解你的人或团队,讲任何感谢的话都显得多余和俗套。但是,不说又让我于心不安:谢谢你们!

 

 

注:山东省创新教育研究十周年庆祝会于2009330日至331日在山东省济宁市召开。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