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立华

教育,让学生今天幸福地生活,为了明天生活得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王立华:1998年8月至2010年10月任职于临沂八中。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任职于临沂十二中。现任职于临沂光耀实验学校,任业务副校长、9年级1班班主任、9年级1班与9年级2班语文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对好教师的角色追寻  

2008-04-08 10:37:54|  分类: 书作选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已走过28年的人生路并做了9年教师了!”此时,我说话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这种无形的提醒推我站在追求做好教师的立场上,重新审视那些带有审美意蕴的生活细节:步履蹒跚地走了9年,我选择的专业成长路径是否健康?我会不会因为阶段成长目标的表层实现而出现人格虚脱?当生活不再留有过多的伤痛时,我是不是会进入自我失落的精神恍惚?……这些思索让“我”和“自己”结成了新的自我认识的联盟。

 

一、人格储备:农村生活的生命记忆

 

我出生于鲁南地区的一个闭塞山乡,村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穷困山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夏日的傍晚下河摸鱼、雨天后去山里拣蘑菇、节假日去野地里挖草药卖钱、很小就随父母下地劳作……在农村那广袤而又朴素的时空环境里,贫困并没有夺去我童年的成长快乐。清贫中求乐,这种艰难的成长背景赋予了我性格中的乐观成分,让我日后在教职探索的路上亦选择快乐的行走方式。

小山村没有什么值得后人推崇的人和事,在文化上一片空白。家乡既无矿产,亦无旅游资源,土地也贫瘠。至今,那里的乡民仍是在中国传统的农耕生存方式中过活,农业文明给这片土地的烙印是清晰而又深重的。

文化、经济的落后,也导致了教育投入的极大欠缺。从小学到初中,我所就读的学校均是村小、联中,我的老师们也均是民办教师,而学习内容也就是破烂书包中的那几本课本。

我的生活、接受的教育都是典型的普通农家子弟人生经历的真实写照。在这种艰难的生活中,我开始体验人生,并表层性的体察教育。这些积淀成为我日后从事教育研究的重要资源,这是那些生活一帆风顺的教师所不具备的成长优势。

我的农村生活经历也有不同于一般农家子弟的地方,那就是家族独特的治家内涵对我的熏陶渐染,还有就是读了点书,这都给我日后的教育生活留下了深重的影响。

回首儿时,我先得感谢我无形中受到的家庭熏陶。爷爷兄弟四人都曾经在旧社会做过旧军队的军官,不过他们都是本分军人,没带领自己的部下干伤天害理的事情,每次回村时他们都尽可能的接济全村人,尤其是爷爷还曾经放过几个要求被枪毙的进步人士。尽管奶奶的娘家又是地主成分,但这些善举还是让整个家族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免受了劫难。爷爷奶奶一生行善不止,为了救一个雪窝中冻僵的路人,曾经将门都劈了做柴烧给路人取暖。爷爷奶奶对子女的要求很严,曾经将辱骂长辈的二叔堵在屋里打的头上流血,直到二叔保证改正,尽管二叔那时年龄很小。爷爷奶奶的治家深深地影响着一家人。爷爷过世早,作为家中长子,父亲便替多病的奶奶承担起了家庭重担。直到1992年六叔结婚后,父亲才算忙活完弟弟们的事情。而这时,父亲又开始为我的求学忙活了。为家族,父亲失去了很多,但他总是默不作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每每在夜深人静之时,总结家庭对我的影响时,我却惭愧地感觉到从他们那里学来的东西很少。当然,本分、善良、负责还是深深地融进了我的灵魂,而这些人格因子对做老师的我来说尤其重要:本分,才能坚守教育根本;善良,才能把大爱作为教师的首选素养;负责,才能保证教育的生命品性。

小学三年级下学期开始时,刚开春不久,在农家没有多少活可干,野地里也没有什么可玩的,课堂上老师讲的内容又很有限,而作业更少,正当我为学习内容的匮乏而苦恼时,我偶然间在家中的床底下发现了几箱子书。《千家诗》《百家姓》《古文观止》《隋唐演义》《说岳全传》《胡延庆上坟》……这些书有些是古代私塾的必读经典,有些是经典文言汇编,有些是演义小说。发现了之后,我便偷偷地跑到村东的一片槐树林里去读,在那片槐树林里,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让我沉迷的午后

我第一次读的是《千家诗》[i]。《千家诗》(上册)的第一页全是绘春类的诗歌:《春日偶成》(程颢)《春日》(朱熹)《春夜》(苏轼)等。书页的上半部分是图画,下半部分是文字。那里面的标点符号也与课本上的不一样,都是圆点和圆圈,圆点是黑色的,圆圈是红色的。大多数诗歌的内容我看不懂,还有很多不认识的字,但我不敢找人去问。读《古文观止》时,我翻来覆去地读了好多遍也顺不过语言习惯来。尽管读不懂,但年少的我不服输,硬是要背诵一下试试。我选择的自然是那本书的第一篇(“卷之一  周文”的第一篇《郑伯克段于鄢》)。在费劲地背了很长时间之后,我也只是记住了自己并不明白的很短的一段文字。由于没有阅读兴趣,便把它随手扔在一边了,有好多书我都是这样对待的。那些书,在大学中文系求学时才发现其价值,可童年时却与它们失之交臂了。那时我最感兴趣的还是那些演义小说,那里面的故事情节、人物形象、语言的工整深深地吸引了我。书中的一些章节至今仍记忆犹新——

那天,杨七郎在幽州城外力杀四门。正当他疲惫不堪,眼看就要束手就擒的当口,突然从敌营后面飞来一匹战马,马上的将军来到近前,二话不说,照准韩昌面门挺枪就刺,韩昌一歪脑袋,“仓啷”一声,左耳金环被戳掉了……

这几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老套得不能再老套的英雄赞,登时令当年的我神往不已。仿佛是惊鸿一瞥,那匹疾驰而来的战马,那威风凛凛的将军,那杆神出鬼没的金枪,就这样深深地在我心底扎根了。

后来,父亲发现了我在读那些书。他居然没有斥责我,反倒是很高兴。受爷爷奶奶的治家影响,父亲也是认同“无心花果栽庭院,有益诗书教子孙”这一传统家教主张的。后来,他在晚上和阴雨天还指导我读一些书。

那几年,我反复地读那些书,在丰富我的课余生活的同时,反倒单一地补充了我的知识体系,也给了我一种比较理想的提升方式,更让我选择了一种幸福的生活方式。历朝历代的延续、军镇布兵的摆设、传奇名将的趣事、脍炙人口的诗句等等,都进入了我幼时的知识结构。这些不是正规意义上的传统文化,我多多少少都有所接触了。尤其是,儿时养成的读书习惯,在经历生命的自然后进入了生命自由的境界,对身负教师角色的我的影响就不可估量了。20071月,当选“《中国教育报》2006年全国十大推动读书人物”时,我才回首自己的阅读生活。一驻足,关注的目光便不能离开幼时歪打正着的一段读书经历了。

法国哲学家柏格森把记忆分为两种:机械记忆和生命记忆。机械记忆是那种为了某种目的而有意识进行的记忆,生命记忆则是那种随生命自身的展开而获得的经验。前者作为“备忘”而具有被遗忘的规定,后者却承载着生命的含义而具有命运的滋味。来到我所生活的这座城市求学、工作了11年后,我越来越感谢自己的农村生活经历和所受的家庭教育,那是一种不可或缺的生命记忆。因此,如果从城市文明的视野来反观我的农村生活经历,我便是一个有着农民情怀的教师。当我以此人格储备来关注我的教育生活时,我也就从价值选择上做出了判断:把教育当作一种农业行为推进,要精耕细作;当老师就要做一个有审美眼光的辛勤园丁,不断地发现每一株花木的价值所在。

 

二、方向引领:世纪初的复杂心情

 

埋头探索三年后,送走了第一届学生,时光已来到了2001年。辞旧迎新,在两个世纪的交替年份,每个人的心情都很特殊,而迈入21世纪的我,也有那么一种特殊的心情。因为在这一年我加入了“山东省中小学创新教育实验与研究”课题组这一学术团队,为我的角色担当注入了基本的内涵。

2001年年初,因为协助临沂市教科所原所长齐健(现为山东教育学院副教授、教育部高中新课程改革项目组专家)组织一篇关于我进行的一项课题实验的报道稿,我开始和他接触。为了写好这篇报道稿,我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先后向临沂市教科所跑了16趟。实际上,每次去我们也就是花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讨论修改稿件,大多数时间是在交流一些话题。尽管这是不正规意义上的授课,但这16次的交流,在我看来却像公元前四世纪古希腊的苏格拉底和学生们以讨论的方式授课一样。这深深地影响了我,让我对教育事业有了新的认识。后来,齐先生又在他编辑的《沂蒙教育》上刊登了一组我的教育日记,总题目为《教育的生命意蕴》,共三万多字。在这一组文章的编者按中,齐先生号召我做一个有思想的教师。文章后来被《山东教育》原主编毕唐书先生看到了,便来我所在的学校采访,准备写一写我的教育实践。后来,考虑到多方面的原因,毕唐书先生以我所在的学校为切入点,写了我所开展的“自主化班级管理的实验与研究”的进展情况。文章《生命的乐章——临沂八中自主化班级管理实验报告》[ii]发表后,引起了山东省基础教育界的广泛关注,先后有数百所学校来参观考察这一课题的实施情况。作为我学术研究的启蒙导师,齐先生给我的教师角色抹上了浓重的第一笔。

我和国家督学、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研究员的第一次接触是在文字上:他在2001年编辑《创新教育》时,刊发了我的一系列文章。后来,在参与创新教育研究的过程中,尤其是在参与“创新教育书系”的创作中,他在繁重的公务之余,仔细审读了我写的很多文字,并逐字逐句地精心作了修正。2002年教师节前后,因为参与创新教育的研究探索有些价值,我有幸被吸收为“山东省中小学优秀教师师德报告团”成员。在准备报告的那段时间里,我更是得到了张厅长的关注和指导,这让我有机会站在整个山东省基础教育战线的层面来审视自己,开阔了我的成长视界。200212月,在到我带课和任班主任的班级考察后,张厅长指出我应该有自己的教育理想,做一个有教育理想的教师。作为我专业成长中的关键人物,张厅长一直影响着我做一个老师的职业信念与职业追求。几年来的交往中,有时候因为我在邮箱中的一个简单的询问,他会回个电话详细地交代一番;当我对荣誉等问题有了错误认识时,他更是打电话过来不讲情面地严厉批评,让几百里外的我站立静听;……

和中国教育报驻山东记者站站长、山东教育社陶继新总编的认识,是在一片美丽的山水中。在20028月召开的一次学术会议上,我的交流发言引起了他的注意。会后,我曾伴随陶公在山间的小道上徜徉漫步,并进行了简单地沟通。后来,陶公开始关注我的成长,并陆续发表了一些教育通讯。他对我的报道采写,始终围绕那些能体现创新内涵和教师的道德素养的探索行文。我想,这也是对我的教师角色认识的一种引领:做一个有内涵的教师。尽管忙得不可开交,只要我到济南,偌大一把年纪的陶公总要挤出半天的时间来和我聊天,及时提醒我一些成长的注意事项。为了我的成长,陶公连我找对象的生活琐事都要过问。那一年,我带着女朋友刘立平去济南专门拜访陶公,吃饭、聊天一个下午后,陶公才郑重其事地告诉我:我可以和刘立平交往。我知道,陶公担心我娶到一个庸俗的妻子会影响我的成长。先生之风,山高水长。那几年,在他面前我有一种投身父亲怀抱的安全感。

2002年起,省政府督学、山东省莱州双语实验学校的赵福庆校长的帮助对我的角色形象的打造也是非常重要的。他认为我的实践不要“老做别人要求做的无聊事”,“要做自己的事”,“并坚定地走下来”;“你还年轻,一定要走出自己的路子来”;“你能不能在基础教育阶段做点一般教师做不了研究和实践?”;在教育表达时,更不要“用别人的话说自己的事”,“不如用自己的话说自己的事”。“不闻大论,则志不宏;不听至言,则心不固。”我想,赵校长实际上是在引领我做一位有教育个性的教师。而拥有教育个性,是一位年轻教师成长的至高境界。于此可见赵校长对我的期望值很高。

在世纪初几年的角色打造中,齐健、张志勇、陶继新、赵福庆等学长们的目光先后伴随着我的成长而延伸,他们申斥有度、严厉有加、谆谆教导。我理解他们的挚爱、期望、担忧与真诚。感谢你们,我的学长们,有生之年,我愿以点滴思考和不懈的探索去追随你们设置的成长高度。

“一个人的历史,归结到底是一段或长或短的心灵旅程。”[iii]回忆21世纪初的几年成长,我心情沉重,但又非常高兴:沉重的是我有幸遇上了几位启蒙导师,但我却没有足够的人生积淀和他们有效地对话;高兴的是他们的方向引领奠定了我一生的教师角色担当的品位:取法乎上,做一位好教师。

 

三、角色认同:“做好教师”是一种教育信仰

 

20031229,我收到了第一届的学生司宝全的来信,他说,他选择了文科,而且在各科中语文成绩又最好,经常考全班第一,现在也经常发表文章。他说他能有今天完全是因为我初中时帮他修改的一篇文章,使他发现了自己对语文的爱好,以及写作的特长。

他这样说我是相信的,而且我对那件事情记忆犹新。

那是司宝全读初一下学期时的事情。他的学习成绩整体水平较高,唯独对语文不感兴趣。因为这,他每次写作文都敷衍了事。开始时,因为班级的人多,对此我并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因为尽管他每次在短时间内草就作文,却能不同程度地完成训练任务。有一次,他写了一篇文章,无论是文章的立意定位、谋篇布局与行文语句,都有独到之处。我看到有新意,便让他修改(为了提高学生的写作能力,我总是去及时发现学生的优秀作文,并让学生自己多次修改,然后我再帮他改),可他就是不愿意改。

此时,我感觉到司宝全确实对语文不感兴趣。我便想以此为契机,激发司宝全对语文学习的兴趣,开发司宝全良好的语文学习潜质。

如何让学生提高认识呢?都到初一年级了,司宝全还是对语文不“感冒”,再通过一次简单的谈话肯定是不凑效的,必须让他有刻骨铭心的体验。我想到了,我也开始做了。等我将修改过的作文交给司宝全时,那篇文章已是“做了‘大手术’”:我的修改建议比他的文章还长。

看着我精心修改的文章,司宝全被震动了。从此,他开始认真学语文,还经常写些文章拿给我看。为了鼓励他,我经常把他的习作推荐给有关的报刊,司宝全的作文也便开始经常见诸报端了。

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世界上没有才能的人是没有的。问题在于教育者要去发现每一位学生的禀赋、兴趣、爱好和特长,为他们的表现和发展提供充分的条件和正确的引导。”一个好教师足以“点石成金”,改变学生的一生啊!想到这里,我的脊梁骨就出汗了——单纯从语文教学上来看,还有多少学生的优秀才华没被我发掘出来?这世上还有多少优秀的学生,只是因为没有好教师而没有“出头”呢?我能不能算是一个好教师呢?

一件小事,让我对“做好教师”,有了深深的角色认同感。假设我不是好教师,那么,我今后要做一个好教师。对我而言,什么样的老师才算是好教师呢?我以为,好教师的概念是相对的,它不是用一种所谓的标准就可以界定出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好教师是在实践中做出来的,只要老师能根据特定的教育目的、教育场景、教育对象、教育任务和老师自身的条件确定一种相对较好的教育行为方式,他就是一位好教师了。

综上所述,我既要把“做好教师”当成一种教育追求,更应该把“做好教师”当作我的教育信仰。只有这样,“做好教师”才对我有了深层的价值。因为教育信仰是指导教师的教育行为的思想观念和精神追求,只要有教师的教育行为发生就一定有教育信仰在起作用。我的教育信仰一旦形成,就会成为相对稳定的精神力量,它会影响我如何看待和推进教育的真意。

“古来何物是经纶,一片青山了此身。”如果我一生为了“做好教师”这样的教育信仰而努力,也就无愧此生了。

 

四、实践架构:回归教育原点做老师

 

20017月,我带的第一届学生的中考成绩出来后,在学校引起了一定的反响。有两位同学进入全区前三名,有3位同学进入全区前4名。学校的语文中考前6名全是我的学生,第7名有四人并列,两人是我的学生,成绩过100分的(满分120分)全是我的学生。但是,当我跟踪、分析学生到高中以后的语文学习情况时,我却遗憾地发现他们的学习成绩并不是非常突出。对此,我很难过,因为我怀疑自己给学生的语文教育的价值。“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做一名老师能做到这样似乎就可以了,但我却有一种深深的自责:我给学生的初中语文教育没有文化影响力,只是很肤浅的让学生记住了考试会考到的基础知识、学会了考试的技巧,如此而已。对学生的一生发展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语文教育,我连想都没想过。换言之,我对初中语文教育的真谛把握并不到位。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应该回归到原点去理解和推进日常教育,这既是一种现实呼唤,也是一种必要的选择。

于是,我选择了元研究的研究范式,先从原点切入阐释我对教育的理解。如果没有对教育原点问题的深刻理解作为灵魂支撑和智慧支持,我就没有精神皈依,这容易导致我在一些根本性问题上不能把握自己,我推行的教育是没有灵魂的技术或技艺不说,我的内心也无法达到安详、平和之境。

仅以班主任工作的理论探讨来分析。在几年的研究中,我发表了《我国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历史考察与当代发展》《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现存不足与变革思路》《实践教育学:我国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理论研究的立场设定》《班主任专业化:工作范式的转型》等一系列文章。《实践对接:班主任工作理论应用的范式转型》等多篇被中国人大复印报刊资料转载。还出版了《回归生命——一位班主任的生命教育实践》《自主管理:创新教育的制度建构》(合著)《初中班主任工作实务》《初中主题班会的组织与实施(七年级)》(合著)四本书。在这些文字中,我对中小学班主任这个中国化岗位的一些基本问题进行了系统回顾与哲学思辨,我不仅想找到推进班主任工作的逻辑起点,还想揭示中小学班主任工作的价值本体。这样,我给学生的才是安全的、健康的教育。

而在日常的教育实践中,我致力于破解班级授课制的基本难题,并且把这一尝试经常化、习惯化。

——从学生成长的角度选择实践切入点。我以为,对于学生来说,班级的编制是偶然的,归属是带有强制性的。尽管学生的年龄相同,学生的成长需求却迥然不同,学生的成长轨迹自然也是不同的。当前的班级授课制却是统一推进教育教学进度的,这势必忽视乃至压抑学生的个性化成长需要。这是班级授课制需要超越的基本难题之一。因此,我要把为每一个学生提供个性化的发展计划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内容。

我实践的学生个性发展计划的宗旨在于培育每个学生的个性。我的具体做法是:通过研究学生的当前实际情况,帮助每个学生确定个性发展计划;帮助学生明确富有特色的发展方向、发展领域;通过开设个性化的班级课程,支持每个学生在自己喜欢的领域获得更快更好的发展。

那么,作为学生个性发展计划的第一步,到底如何帮助学生制定各种类型、各种时间段的个性发展计划呢?我的尝试是把每一个学生当课题来研究。比如,我带的2004级学生有40名,我便结合每个学生的个性特点、学习水平、思维品质等具体情况,征得学生的同意后,为每个学生确立了一个符合该学生实际的科研课题,共设立了40个课题。而且,我还把学生也纳入研究体系,让学生和我一起研究他们的成长。比如为学生曹谦设立的研究课题是“如何做一个自信的优秀生”。尽管曹谦的综合素养很高,却不自信,不能自如地展示自己的优良素养。因此,在三年的成长中,她研究怎么做,我也帮助她研究。那三年,曹谦的学习成绩始终居于全年级第一名,多次获得各类竞赛大奖,尤其是,越来越自信地在公共场合展示自己。

每当有外地的老师来班级考察时,只要时间允许,我都在他们没见到学生之前做一个实验,在课间操时,我请他们从行进的全校30个班级中猜哪个班是我带的班级。他们都能猜中,而且理由很简单:那个班级的学生精神风貌跟别的班不一样,人人精神风貌也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只是因为我倡导学生个性化的发展而已。人人有了属于自己的个性化内涵,怎能不意气风发?

——从我推进班主任工作的角度选择实践切入点。在当前的班主任工作视野中,有两个最基本的难题需要超越:一是班主任在班级和不在班级是两个管理状态,二是班主任的工作范式没有专业性。

为了解决第一个难题,我选择了“自主化班级管理的实验与研究”这一课题作为着力点。“自主化班级管理”是一种在自主教育理论指导下进行的班主任自主管理班级、学生自主发展的以培养学生的创新性人格为价值取向的教育管理实践。它属于自主教育研究的范畴,旨在弘扬师生的主体精神、促进学生的创新人格的发展,努力实现班级管理的自主化。它的研究目标是建构起“班主任自主管理班级”与“学生自主发展”的理论框架及操作规程。这一课题后来被确定为山东省教育科学“十五”规划重点课题,于20057月通过了山东省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鉴定。在几年的研究中,实验得到了《中国教育报》山东电视台等近百家媒体的关注。

为了解决第二个难题,我选择了“班主任专业化”的研究与实践作为着力点。在研究中,我把“班主任专业化”定位在中小学班主任的工作范式的转型上。我以为,用库恩的“范式”理论来关注当前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会发现,我国传统意义上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是一种资格“业余”、职能履行随意、无群体效益的教育范式,而20068月以后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则是一种价值追求定位明晰、学科专业自主、实践岗位专业化的新的教育范式。因此,从“业余班主任工作”走向“班主任专业化”,是我国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范式的转型。在这几年到全国各地演讲时,“班主任专业化”的话题是我最常讲的内容之一。

——从我推进语文教学的角度选择实践切入点。当前对语文教学论的探讨,更多的把目光放在了教师教的立场、教学论的本体立场,对学生的学的立场却关注不够。我以为,无论语文教学怎么推进,满足学生语文学习的个性化需要是最基本的出发点。这样,在语文教学中,就应该追求让学生学属于自己的语文。因此,在我和学生推进的语文学习中,就出现了这样的实践:班级有53名成员的话,53个人有53种练字纸,53个人有53种日记稿纸,53个人有53个语文学习习惯养成重点。

——把破解难题的实践经常化、习惯化。我以为,教师的一个看似不经意的工作习惯,在背后支撑的往往是一个教师的教育价值观世界。所以,养成良好的工作习惯,既有利于提高教育实践水平,也有利于教师的价值观世界的改造。在几年的成长中,我慢慢养成了“勤于思考”“天天写作”“坚持阅读”“遇事研究”四种习惯。比如,在“勤于思考”这一习惯的视野中,我追求连学生日常和我打招呼都要分析出“学问”来。学生和我打招呼的方式有“老师好!”“老师您好!”“王老师好!”“王老师您好!”“老王头好!”等几种。同样是一个班级的学生向我打招呼,为什么学生在不同时期的问候语不一样?我认为这是因为师生关系的内涵有差别。比如,“老师好!”是一个没有感情色彩的问候,这表明我与这位同学的关系不融洽,这位同学可能不认可我;“老师您好!”称呼里隐含着敬畏,说明这位同学有些怕我,这位同学会防着我,我很难看清这位同学的真实个性;而冲我扮鬼脸的学生则很信任我,和我的关系是非常融洽的。

“勤于思考”“天天写作”“坚持阅读”“遇事研究”四种习惯看似平常,却是我的教育存在方式、教育表达方式、教育提升方式、教育生活方式的个性化体现。在这些良好的习惯的养成与坚持中,我改变了自己的教育行走方式,赋予了每一个教育细节以专业色彩,这样的努力才符合教育的本真呼唤。

 

脆弱的生命随时可以消失,一切都有可能归于破灭,惟有生者对于过去生活的哲思结晶才是永恒的存在。回首28年的人生储备,农村生活、治学生活、治教生活等等都给我留下了清晰地印痕。“君看今日树头花,不是去年枝上朵。”一个又一个年头过去了,我终于从一段历史、一群人和自己中走出。我一次次的从这些生活中走出,我也一次次的回来,但不管是走出还是回来,我的人格水平越来越强健了,对于好教师的角色追寻愈发坚定了。

 

注:本文发表于《当代教育科学》2008年第4期



[i] 这本《千家诗》的全名是《绘图详注千家诗》,线装本,繁体字印刷,竖排版,分上下两册。由上海昌文书局出版,上海尚古山房发行。

[ii] 毕唐书 齐健.生命的乐章——临沂八中自主化班级管理实验报告[J].山东教育,2001,(35).

[iii] 张严平. 走进穆青[N].光明日报,2005-01-27(8).

  评论这张
 
阅读(45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