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立华

教育,让学生今天幸福地生活,为了明天生活得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王立华:1998年8月至2010年10月任职于临沂八中。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任职于临沂十二中。现任职于临沂光耀实验学校,任业务副校长、9年级1班班主任、9年级1班与9年级2班语文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面对伤害,我选择______  

2008-03-06 08:40:49|  分类: 班主任工作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资料:安徽5名农村少女集体自杀事件

 

531下午,王小芹和她的4名伙伴在这里上演了一出悲剧。因经常被同班的男生欺负、侮辱无处可诉,在最后一节体育课上写下遗书,相约跳河自杀。最后一刻,王云退出。王小芹4人走下了西沟。王小芹、王润润溺水而亡,另外两名女孩被救起。

站在王小芹家的二层楼上,可以看到西南面1公里外的亳阜(亳州到阜阳)高速公路。高速公路东侧是个水塘,沿水塘旁边的小路向东七八百米就是王小芹就读的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宫集镇张营小学。被当地人称作西沟的水塘是因高速公路取土而成。

王小芹的遗书及王云传递出的信息都显示,自杀实在是被逼无奈。

自杀经过

10天后,回述那天情景,王云双手抱头趴在饭桌上,不时抬头回答记者的问题,然后又将头深埋在两个胳膊中间。父亲王道合解释说,“她吓坏了,5个女孩子一直玩得很好,突然有两个没了”。与此相应,被救起的女孩王青因受惊吓,一直在输液,另一名被救起的女孩王碧也因为受刺激,去了邻村姥姥家,有村民分析,王碧是为躲避记者,她怕接受采访招来报复。唯一愿意讲述的王云,按照辈分是王小芹的姑姑。王云的父亲王道合是王小芹的父亲王新发的三叔。

“那天我们确实喝了酒,5个人喝了至少二两白酒,还有两瓶啤酒。”王云回忆说,531日中午,王小芹从家里带了白酒,王云则用矿泉水瓶带了一瓶白开水。因为王小芹说白酒不够喝,她们又花3元钱在学校旁边的小商店买了两瓶啤酒。

那天有小雨。出门前,王云的母亲还问,这样的天气还用带水?王云没搭理母亲。事后她解释,带水是为了喝完酒后漱口。学着大人开瓶的样子,把瓶盖放在桌棱上,用手从上面一拍,就开了。王小芹带了6个一次性纸杯,5个女孩走到学校南边一座小桥上,“干杯,忘掉所有的烦恼!”一人喝了两杯啤酒。王小芹、王青、王碧、王润润4人分喝了王小芹带来的白酒,王小芹喝得最多。几个女孩子都哭了。

干完杯后,谁都没说话,5个女孩围着学校跑了一圈。晕乎乎的,跑圈过程中,王小芹和王润润几次摔倒。王小芹在学校门口商店里买了一袋冰块,放在前额上,试图醒酒。

回到班里,王小芹就吐了。班主任张世民看到了,并没有在意。班里几个男生都觉得王小芹是在装酷,有男生甚至说,“装啥装,喝点酒有什么了不起的”。第一节社会课,5个女孩子都趴在桌子上,老师也不管。下了第一节课,5个女孩子在校园里抱头痛哭。

终于熬到了第三节体育课,同学们都去了操场。王小芹拉着王青要跳楼。王云劝阻说,“跳楼万一死不了,摔断胳膊、腿,岂不是受罪”。王云解释说,学校的楼最高才两层呢。“那就去跳河。”王小芹没有丝毫犹豫。

回到教室,王小芹找出纸和笔准备写遗书。“爸爸、妈妈,想到死,心里很难受!”难过得无法写下去,王小芹于是口述,王云代她写。为表示诚意,王小芹准备等王云全都写完了,她自己再抄一遍。就在同时,王青找了一支粉笔在同学张一()、张文()的板凳上写下:“我死了,就是你们害的。”

遗书写到一半,下课铃响了,上体育课的同学都回来了。王小芹抓起遗书塞进书包,冲出了教室,另外4名女孩跟在后面。5人一起向七八百米外的西沟走去。

依然是毛毛细雨。“你看这雨,是老天要送我一程!”王小芹边走边说。这时喝酒喝得最少的王云有些清醒了。事后她说,当时特别着急,不知道怎么才能阻止王小芹。

王碧也害怕了,两个女孩一起劝王小芹回去。王小芹根本不听,“跳楼你们不让,跳河还不让,是好朋友就不要拦着我”。劝说无效,王碧直接给王小芹跪下了:“不要死,马上就是‘六一’儿童节了,再陪我们几天,大家高兴高兴。”王小芹仍然往前走。

“怎么办?”王云慌了。“陪她一起死,如果死不了,就把她捞上来。”王碧回答说。西沟到了。王润润取出纸笔在沟边开始写遗书。“不想死,就回家,我不想连累你!”王小芹转向王云,“但是回家不要告诉我爸妈。”就这样,王云一路跑回1公里外的村庄。王小芹、王润润、王青、王碧4人则准备下水。按照王碧的描述,当时4个女孩手拉手跳了下去。时间应该是当天下午1730分左右。西沟至少有4米深,当地村民描述,这个占地十几亩的水塘,几年来一直被当做村里的灌溉水源。沟岸陡峭,几乎是个90度的直角。

王云气喘吁吁跑回家,王小芹的父亲王新发正好在她家打 麻将。王新发和王道合直奔向西沟。路上,王道合的鞋跑掉了,也顾不上找了。跑到西沟边,见王青和王碧两个人并肩站着,浑身湿透直发抖。“王小芹呢?”“还在沟里。”王新发脱了裤子跳下去,连续扎了三个猛子,不但没找到人,还喝了几口水。不会游泳的王道合一看形势不对,立刻跑回村子喊人。村里很快来了30多名青壮年男子。一个多小时后,王小芹和王润润被打捞上来,两人已经溺水死亡。

王青事后接受安徽媒体采访时解释说,跳水后,她很害怕,拼命扒水,终于扒到了岸边,这时候看到王碧也浮了上来,就将王碧拉上了岸。

5个女孩子都是13岁。太和县张营小学五年级学生。

●她们的世界

“哥哥,要不是我想见你一面,我早就死了。我死后,你记住,是张一和张文害死的。他伤我的心,又伤我的自尊,我受不了了,才死的。你要为我讨回公道。我死后,等哥哥回来,照张全家福。”

这是王小芹的遗书。里面所说的张一、张文是她的同班同学。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王小芹和她的4名女伴要靠自杀解决问题?

从什么地方说起,王云想了好一会儿。反正他们就是老欺负我们5个。他们指的是以张一为首的6个男孩子,他们对外号称“降龙伏虎帮”。所不同的是,他们是张营村的。王道合解释说,作为一个行政村的张营村其实包括5个自然村,其中就有他们的路王村,张营小学设在张营村。5个自然村中,只有路王村姓王,其余4个村子都姓张。张一等6人经常给女孩子起外号,尤其是路王村的女孩子。五年级共有8名路王村的女孩子,其中有几个女孩都跟张营村有亲戚,因此,张一不怎么捉弄她们。

见了面从来不叫名字,都是喊我们外号。什么“小矮个”,“大鼻子”。今年4月,“降龙伏虎帮”中一个叫张龙的男孩用树枝挑了一条细长的小蛇放在马路中央,想让车轧死小蛇。王小芹看不过,就把小蛇挑到路边了。张龙就用手腕粗的棍子追打王小芹。“棍子都打折了,王小芹的右胳膊青了好大一块。”王云回忆,打完了,张龙还威胁王小芹不准回家告诉大人,也不准告诉老师。

青了好大一块的右胳膊最终被王小芹母亲发现,但王小芹说是摔的,在母亲再三追问下,她才说是被张龙打的。王小芹的母亲气不过,找到了校长同时担任五年级班主任的张世民。张世民当时回答是,“这些男孩子,有人生,没人养,不好管,躲着他们就是了”。

类似这样被欺负的事例多了。不仅王小芹,张龙还把棍子削尖了,上课时候,捅前排的王云。要不就是拦在马路中央,不让5个女孩子通过。女孩子毫无办法。

57那天下午,王小芹她们5人在学校旁边商店买东西,正好撞上张一的“降龙伏虎帮”6人。王小芹她们转身就走,张一带人在后面拿着棍子追,一直追到路王村村口。撞上了王云的大妈,王云的大妈呵斥了张一,王小芹她们才跑回家。

现在,回想起这些往事,王云的话语中依然是恐惧。“他们说了,即使上了初中,也不会放过我们。”

农村的孩子很少和父母交流。父母也没有时间管孩子。不论王道合还是王新发,事发后,更多的回忆是疼孩子,从来不打孩子,尽量满足孩子们物质上的各种要求。但孩子想什么,平常在学校怎么样,他们一无所知。“孩子回家不说,我们怎么知道?”王新发坦承,学校离家很近,孩子放学回家就是写作业,假期也是,没有什么娱乐,平常只是5个女孩儿一起玩。在王道合看来,把孩子送到学校供她上学,就是尽了义务了。事实上,王云和王小芹在内的5个女孩,成绩都是中等,并不在老师的重点关注范围内。

她们的自我排解能力匮乏。一是年龄,二是环境。这时候,除了追打,还有来自同学的侮辱。

王云回忆说,530日那天下午上课前,张文在班里乱喊,高的跟高的配,矮的跟矮的配,并指明王小芹跟一个男生配对,王云、王青等人也分别有配对对象。很多男孩儿也跟着起哄。王小芹很生气,但毫无办法。于是,她和王润润跑到校门口的小商店买了一瓶啤酒,两个人喝了,随后就跑向西沟。张文害怕了,于是叫上王碧、王云追过来。王小芹很快跑到西沟,当时就要跳,但被王碧和王云劝了回来。

●张营小学的那些孩子

“班里真的有‘降龙伏虎帮’吗?”“有。”67日中午放学后,13岁的张小营肯定地回答记者。张小营是张营小学五年级的学生、王小芹的同班同学。这个瘦小的男孩在和记者对话过程中,绝大多数时间都低着头。他的旁边是张营小学四年级的张小军。“你们怕他们吗?”“怕!”

“如果他们打你,你能打得过他们吗?”“打不过,他们人多啊。”“如果只是他们中的一个人呢?”“打不过。”“如果这个人比你矮、比你瘦呢?”“还是打不过。”事后,宫集镇派出所介入调查,经过相互供认,“降龙伏虎帮”大约有11名男孩,不仅是张营小学,还包括一些在宫集镇读初中的男孩子。这些孩子基本都是张营村的,大多数孩子父母在外面打工,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每个人1亩多地,很难养活自己,必须出去打工。王新发说,不仅张营村,附近村庄的青壮年农闲时都会外出打工,“这就造成了校长张世民说的‘有人生没人养’的现状”,爷爷、奶奶疼爱孙子,很难管教。

这些十三四岁的男孩,经常到学校旁边的小商店赊东西,主要是酒和一些食品,然后逼迫其他孩子去结账。村子里有个老太太要赶集时,发现丢了200多元钱,由于家里只有老两口和孙子,很自然,老太太想到了孙子,经追问,正是孙子拿了钱给“降龙伏虎帮”的孩子付账。

孩子自杀不仅仅是“降龙伏虎帮”的事情,家长们认为,老师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王新发解释说,单说班主任张世民,此前王小芹挨打后,妻子曾去找过张世民,但他不管。不是管不了,一个重要原因,张世民也是张营自然村的人,不想得罪本村村民。不管这一理由是否充分,一个现实是,事发后,张世民不仅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这个被5个女孩家长称作“不近人情”的校长,事发8天后,也没有探望过2名死者和3名受到惊吓的女孩。

 (文中除死者王小芹、王润润外,所有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延伸思考:对初中生的伤害有哪些?

来自社会的:                                                                                                            

                                                                                                                                    

来自家庭的:1995年我国离婚对数已达105.5万对,比去年的97.1万对增加了7.4万对,离婚人数和全国总人口的比率为1.75%,比去年上升了0.1 个百分点。由于离婚率的上升,单亲家庭大幅度的增加。

调查统计,其中,48%的孩子有自卑心理,40%的孩子性格孤僻,感情脆弱,25%的孩子感情起伏不定,24%的孩子心理早熟。一位心理学家说:“父母离婚会造成孩子人格扭曲。有的孩子谁也不信了,甚至也不自信;有的孩子远离人群,成为孤雁一只;有的孩子得不到应有的归宿,逐步陷入流氓集团,从而走上犯罪道路”。据有关专家统计,在父母离异的家庭中,青少年犯罪率在40%以上。

来自学校的:                                                                                                          

                                                                                                                                  

来自自身的:                                                                                                          

                                                                                                                                  

自我保护策略:面对伤害,我怎么办?

面对来自社会上的伤害,我选择:                                                                         

                                                                                                                                  

面对来自家庭的伤害,我:                                                                                   

                                                                                                                                  

面对来自学校的伤害,我:                                                                                   

                                                                                                                                  

面对来自自身的伤害,我:                                                                                    

                                                                                                                                  

  评论这张
 
阅读(17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