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立华

教育,让学生今天幸福地生活,为了明天生活得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王立华:1998年8月至2010年10月任职于临沂八中。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任职于临沂十二中。现任职于临沂光耀实验学校,任业务副校长、9年级1班班主任、9年级1班与9年级2班语文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的车票  

2007-09-07 17:24:13|  分类: 性情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然是老习惯,只要是在白天,母亲就坐在老家大门外的石墩上向我要出差的车票。这次回老家仍是如此!

说不清从哪一天开始,母亲喜欢起了收集我的差旅车票,不管是汽车票还是火车票,也不管是短途的还是远程的,母亲都要收集,“临沂——济南”、“西安——临沂”、“临沂——北京”……

在我前些年的记忆中,母亲常坐在家门口那块大石墩上,不是干点针线活,便是收拾洗净的衣服,或者是和乡邻拉家常。

她常说,她在这块石墩上养大了我们兄妹三人。而今,母亲又帮着妹妹、弟弟带起了孩子。她老了,常常看着侄女和外甥,就回忆起我、妹妹和弟弟的往事,说我的鼻涕在我们兄妹三人中最多;妹妹在小时候最乖,就像现在的侄女一样;常常抱着我的外甥又说起我弟弟以前淘气的事……

尽管母亲的牙齿不好,尽管现代的儿童食品不需要嚼碎,但她有时仍要用自己仅存的几颗老牙将食品嚼碎,然后再喂给两个孩子吃,一会儿这个要喝水,一会儿那个嫌给的少,每次侄女、外甥吃饱了一顿饭,母亲便都要累的四肢乏力。特别是两个孩子很活泼,到处走动,母亲已经是追不上了,看不了了!每一天下来,母亲都要累的腰酸背疼的,便叹息说现在的孩子比我们那时候力气大,难带了。

母亲显然是老了,也许几十年前抚育我们,从没有这样乏力的感觉。可今天,她毕竟是近60的人了,怎能和以前比。我常想:现在,我的母亲已如一根蜡烛,蜡身已经燃尽,但火焰却再已近枯竭的烛油里不熄的跳动,闪烁着母性的光辉。

每次我回家母亲总要和我唠叨这些,等她说完了,脸上的皱纹也就舒展开了。这时,我也会把我的工作情况告诉她,每当听到我又到哪个地方开会,被某个单位请去做报告,母亲便会高兴的“恩,恩”的答应几句,来回重复那几句话:“我儿在外好好混,娘心里塌实!”

最近几年,工作担子重了,又有了家务缠身,我回家的日子少了,平均一个月回不了一次家。母亲便嫌我回家次数少,又抱怨我不写信。也就在这时,母亲开始收集我的差旅车票,让我给她专门买了一个大大的精装速写本,把车票修剪的整整齐齐,贴在上面,我不回家时,母亲便翻看我给她的车票,并让已经上小学的侄女读给她听。一边是侄女甜美的童音:北京、济南、临沂,一边是母亲苍老的略带沙哑的询问声:什么,大声点,死妮子,我听不清。这时候便会传来父亲、弟弟的笑声,一时间家中充满了浓郁甜美的生活气息。而第二天,母亲便会拿着她的车票集子,坐在门口的石墩上请乡邻们听她讲解我的儿子又到哪里哪里了,每每这时,母亲也便会陶醉在乡邻羡慕的眼神里。

为了联系方便,去年我给老家按了电话,和父亲、弟弟、妹妹通话,都是聊几句家常,问候一下孩子的学习情况,而母亲则总是叫着我的乳名,问我最近又到哪里去了,记着把车票给她!这时,车票在母亲的意识中已具有了属于她的特殊的含义,那里面有她远在异乡的儿子。

母亲一生都不会说假话,她实在对人,充满爱意的对人,因此,凡是接触过母亲的人都说她是个好人。每次回老家,老家的乡邻们常对我说:如果你娘有一天不在了,咱们这村里似乎失去了一层含义……

妻每次从老家回来后总是念叨母亲,常说得赶紧攒钱买个大房子,好接母亲来住。她总认为家中只有母亲对我最好。母亲是她见过的对后辈最慈祥最富有爱意的人。她每次回老家,母亲一有机会,便拉着她的手不放,泪眼婆娑,拿出所有好吃的给她吃。还一个劲的跟乡邻们说,我儿媳妇好,照顾我儿子比我照顾的还周到。妻要回来时,母亲非得多留几天,不到最后一天绝不让她回来,还老抱着车票集对妻说:咱们家弘历性子硬,人太正直,又清高,怕在外面跟别人处不来,要妻多劝我;还要妻帮她收集我差旅的车票……连问带叮嘱的,说的妻也常感伤流泪,妻常说她总是情不自禁地就想起母亲的车票集子和母亲那一脸的慈祥……

而今,一有机会,我就把车票带回老家或寄回老家。作为一个传统的东方女性,母亲不识字,很难想象母亲怎么想到收集这些颜色不一、形式各异的富有现代气息的车票的。漂泊在外,母亲的车票便成为我关于母亲的记忆中最深刻、最清晰的景致。我知道,母亲收集的不在于车票本身,而是在关注她的儿子的成长,关注她的后辈的发展。

羁旅中人,我常常梦回故乡,那一幅深刻的景致总在梦中定格——只要是白天,母亲就坐在大门外的石墩上向我要车票,母亲对着那大本的车票集想我、念我……

 

注:该文完成于2001年7月,现在母亲又开始收集我的飞机票,又有了新的兴趣点。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