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立华

教育,让学生今天幸福地生活,为了明天生活得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王立华:1998年8月至2010年10月任职于临沂八中。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任职于临沂十二中。现任职于临沂光耀实验学校,任业务副校长、9年级1班班主任、9年级1班与9年级2班语文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学生是陪练:语文教育科研的道德审视  

2007-09-06 18:57:28|  分类: 语文教育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师,初中时您让我们通过一个星期修改一篇文章来提高写作水平,现在的老师可不这样了。他天天让我们写几句,但就是不倡导我们修改,累不说,水平也没有什么提高。……

这个周末,已毕业的几个学生来看我时我正忙于修改学生的练笔手稿。学生们边翻阅我已提过修改建议的作文边向我抱怨。其实,听毕业的学生有类似的抱怨,我早习以为常。我在初中通过课改实验让学生养成的语文学习体系,到高中后几乎都得被新老师打破,学生们得按照高中老师的新要求形成新的语文学习体系。在这个老师打破与学生重建的过程中,学生们初中具备的东西如果符合新老师的要求就保留,如果不符合要求就得改掉放弃。

 ……先找准你的遗忘规律,然后根据遗忘规律来记忆一些语文基础知识。不要再像以前那样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记忆了。而有了丰厚的基础知识底蕴你的作文才会更有文才……”“……小诚,既然大家都在通过批注《西游记》来提高语文素养,你为什么也不这样做呢?亲近经典,这可是提高语文素养的一个重要途径呀!老师相信你能做到的……”这是我写在两篇练笔手稿上的建议,我正按照自己的课改实验要求给刚入初中的学生们提学习建议。

听着学生的抱怨,读着我写的学习建议,我怔住了。我忽然发现,我正在像早已毕业的学生说得那样——“现在的老师可不这样了”,我正在要求学生改变、放弃小学时已经具备的语文学习习惯。学生们在小学时肯定按照老师的要求已形成了一套学习体系,但是到初中后为了适应我的要求不得不放弃小学时已具备的一些东西,这正如学生们到高中后为了适应老师的要求而放弃初中具备的东西一样!

这种局面一方面是由中小学学习要求的不同、老师的教学特色差异造成的,但更多的是各个阶段的老师根据自己的课改实验提出的新要求在作怪!现在,“科研兴教”在中小学早已由教育口号变成了教育行动。因此,学生们为了适应各阶段老师的课改实验要求,需要不停地调整、变换自己的语文学习体系里的东西来配合老师的课改实验推进。

“老王,你又开始推行你那一套写作训练教程了吧!有些话我说了您可别不高兴啊!其实,我对写作并不十分感兴趣。当时,迫于您的推行我才被动地练习您要求养成的写作技巧的。现在,除了规定的写作任务,我很少写点东西了!……

“老师,我非常遗憾地告诉您,坚持写了三年的日记,我现在改为几天一记了。这不只是因为高中的学习任务太紧张,而是我确实不擅长写作……

“老王,身边的人都不喜欢经典名著,都在看那些卡通漫画、青春读物类的东西,我也尝试着翻了几本,学生不孝,违背师训,改日再登门谢罪啦……

实际上,学生们在以前的来信中早已向我透漏了相关的信息,只是我没有关注而已。想到这儿,我内心就开始愧疚起来了。

——确定开展每一项实验前,我的出发点是为了学生如何多、快、好、省的学语文,但是在实验中我情不自禁地就要遵循“课改实验是为了改变当前的语文教学弊病”这一原则了,因为毕竟这样的课改实验的学术价值更大一些;

——每一项实验在选题论证时,尽管我认真分析过了“进行这种改革的必要性和意义”,但是我很少找学生咨询一下他们对这个实验的看法,他们是否接受。就是询问也是找那些语文素养比较优秀的学生,而且找他们来多半是想好了几个问题让学生来谈感受以验证我的设想是否可行。因此,我的每一项实验和学生商量的成分都不多。换言之,我的课改实验的实施并不是一定得到了学生的允许;

——每一项实验,我很少顾及学生的诸多鲜明的个性,以隐性权威的身份来整体性地推进实验进程,漠视了学生的认知自由和成长个性,把学生当成了我的实验附属品,学生异化成了和实验设施一样的无生命的实验因子;

——在课改实验推行的过程中,部分适应能力慢一些的学生早已进入了我的视野,但我过问时总是以批评者、指责者、教育者的身份出现,从没考虑学生的落后是否是因为课改实验的推进造成的。

——我把学生当作研究对象之一,从理论上假设通过实验可以在他们身上预期出现哪些效果。可是,实验过程中的自变量、因变量等这些变量因素是不可能完全有效控制的,这将影响实验的成效甚至导致实验失败。我的实验失败了,可以再进行新一轮的探索,但学生的初中三年已过,能重新再过一次初中吗?我的实验带有一定的风险性,而风险的责任客观上是让学生来承担的;

——由于水平所限,我进行的实验可能只是在初中阶段有效能,而对学生以后的学习生活不一定有帮助,但我仍就推行实验,而这带给学生的影响肯定是不良的。带第一届学生时,我致力于通过制度建构来挖掘学生的学习潜能,用一系列的操作规程把学生的语文学习时空全部统管起来,让学生以齐步走的步调整齐划一地学习。中考结束后,成绩出来了,让人欣喜:有两位同学进入全区前两名,有3位同学进入全区前4名。学校的语文中考前6名全是我的学生,第7名有四人并列,两人是我的学生,成绩过100分的(满分120分)全是我的学生。但是,当我跟踪、分析学生到高中以后的语文学习情况时,我却遗憾地发现他们的学习成绩并不是非常突出。

——当发现了自己具有某一教学个性的潜质时,我便给自己确定了一个关于教学个性形成的实验课题,以此为依托来构建我的教学个性。实验开始后,我几乎在每一节课上都根据实验的要求练习,追求我的教学个性的早日形成。日常备课的时候,我按照实验的要求开始更多地考虑自己的教学个性的形成现在需要做什么,而很少关注学生们需要什么了。那时候,学生成了我的陪练,好像学生来学校就是为了帮助我通过练习铸就课堂教学艺术的。

……

屈指算来,我已专心进行了近十年的语文课改实验了,直到今天,我才开始审视它的道德性。这一审查,却发现我和我的课改实验都是不道德的——我尝试进行改革,本是为了服务于学生的成长,但我在实践中却自觉不自觉地将其本末倒置,失去了教育科研对学生应有的道德关怀,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我的课改实验的效能。

 

注:本文发表于《当代教育科学》2007年第16期。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