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立华

教育,让学生今天幸福地生活,为了明天生活得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王立华:1998年8月至2010年10月任职于临沂八中。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任职于临沂十二中。现任职于临沂光耀实验学校,任业务副校长、9年级1班班主任、9年级1班与9年级2班语文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用自己的话说自己的事  

2007-08-25 10:13:10|  分类: 书作选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不尽言,言不尽意。”作为一本书的后记,很多人都是对书中意犹未尽的一些内容进行补充性说明。但是,在这本书要结束的时候,我却猛然间提出了“教育表达方式”的论题,似乎有些“跑题”。

实际上,在做出这一决定前,我也是进行了慎重思考的。蓖梳了这本书的形成过程后,我决定写一写这个选题。

 

一、关于我的教育话语表达的转变

                                                                                           

这本书的创作始于2001年,那时候,写这些文字我纯粹是为了记录自己的教育生活,并没有想到要写本书。在随意写作的过程中,我还把一些我认为修改成熟了的文字寄给了一些报刊,没想到就登出来了。因此,这些带有散文性质的文字就成了我最初阐发自己对教育的理解的固定的表达方式。时间一长,我不仅习惯了以这样的表达方式创作,而且也不会用其他行文习惯来创作了。

这一僵局最初是在2003年年初的时候体现出来的,那时候,我参与“创新教育书系”第一批书的创作。等我把自己负责的文字写完了,得到的结论却是“不符合学术语言的表述习惯”,我“必须转变创作的文风”。在我的文风转变的过程中,让我感动的是,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研究员为了帮助我修正这一文字表述习惯,不厌其烦、逐字逐句的帮我修改。

“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孔夫子的话我还是能理解的,也能照着圣人的要求去做的。为了转变自己的文风,我曾经残酷地把自己2004年以前写的文字从电脑全部删除,一字不留;另外,我还烧掉了自己2002年以前的所有日记。在200410月完成了《自主管理:创新教育的制度建构》一书的创作后,也就基本上实现了我的文风的转变。

在参与“创新教育书系”第二批书的创作时,由于是我一个人的专著,在创作时我使用了纯粹的学术语言,写成了一本书《解放生命——一位教师的生命教育观》。但是,当“山东省中小学创新教育实验与研究”课题组的师长、朋友们审稿的时候,山东省莱州双语实验学校的赵福庆校长却又认为我的语言太学术化了,是“用别人的话说自己的事”,“不如用自己的话说自己的事”。于是,我把这本书稿放下,又开始了新的创作。

这一次的创作我还是选取了自己熟悉的创作方式,只不过又做了新的尝试。对于我的这一次转变,我的学术启蒙导师山东教育学院的齐健教授给予积极的支持和辅导。从2004年以来,为了这本书的创作,我几乎放弃了一切大型活动,专心致志地完成书稿的创作。两年来,我经常有无从下手的感觉,这期间,山东省莱州双语实验学校的赵福庆校长给予了我极大的鼓励,让我坚持走了下来,并给我多次指点迷津。换言之,这本书如果能有点质量的话,那要归功于赵福庆校长。

在我几年的文风转变中,齐健、张志勇、赵福庆等师长们的目光先后伴随着我的成长而延伸,他们申斥有度、严厉有加、谆谆教导。我理解他们的挚爱、期望、担忧与真诚。感谢你们,我的师长们,有生之年,我愿以点滴思考和不懈的探索去追随你们设置的学术高度。

在书稿的创作中,尽管我尽心竭力地追求哲理散文的创作要求,但还是留有清晰地论证、描述的痕迹,而且,有很多文字陷于思辨和论证的泥淖而把不出来,使本书的一些文字还不能算是纯散文化的处理。尤其是,由于自己处于学术研究的边缘状态,以一个学术研究的边缘人的身份在从事这样一种创作,总想在把学理的灵魂留住的前提下抛却学理的一些面对基层教师的不合适宜,留点教育创作的天性。王国维曾说,文章之妙处,恰在于“写情则沁人心脾,写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其口出是也”,在书稿的创作中,我却很少考虑到别人会怎么看待我的创作实践,似乎创作的视角稍嫌狭小。如此等等,这些遗憾只能等待在日后的创作生活中去弥补了。

几易其稿,内心深处总有一种“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酸楚感,很多体会连我这个亲历者也不能一一道来了。只是在回首往事的时候,总还经常会有一种令人心悸的后怕感袭来,对我来说,这样的创作毕竟是一段携带着沉重精神负担的青春思想历程啊!

 

二、关于我和学生们的故事的表达定位

 

在美学原理中,有一专业术语经常与我意会,。学者余秋雨认为,这种奇特的情绪大多产生于将见未见的那些从小就已熟知的知名的重要物象之时。年轻时会欢天喜地地直奔而去,年长后便懂得人世间这种不让人失望的重要物象并不很多,看掉一个就少一个,因此愈加珍惜起来。不怕没看到,只怕看到时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把一种隆重的机遇浪费掉了。

在整理这本书稿的过程中我的这种心理始终萦绕在心头。

几年的教育生活,我和学生都是以主人的姿态投入进去把握的——有些生活是我们精心筹划之后而创造的,有些生活是自然而然地生发后的认真对待。因此,在整理书稿的时候,我以一种非常敬畏的心态来看待我们的生活。这一前提预设让我在写作的过程中就有了一种审美畏怯:一是有可能自己把握不了我和学生的那段厚重的生活,看不清那段生活到底对我、对学生乃至对整个基础教育改革的价值;二是当年的时候,我以切身经历者的身份记录了那段生活,但今天再去思辨它的时候,能否有新的认识。

我的创作还能找到往事的真正意义?我们的那段生活的价值,在于生命的勃发?在于突破改革彷徨的创新?在于对自己的负责?静止的生活缘何又有了灵动?简单的教育细节缘何有了丰美的内涵?喧闹的校园生活缘何又有了宁静的教育哲学美?等等,疑问接踵而来。

现在想来,正是这一个个在“审美畏怯”的心理暗示中闪现的问题,赋予了那段生活以魅力,展示了它的价值所在。基于这样的考虑,我在对以往的教育生活的二度创作中便可以心安理得了。毕竟我这样的处于学术研究的边缘状态的研究者,对一些问题很难超脱时代的束缚、自身的局限。尤其是,这些生活仅存于我和学生的个性化时空,能给别人什么呢——给别人以思索原料吧!这就像我曾经在《实践对接:班主任工作理论应用的范式转型》一文中的有关阐释一样:

 

一种班主任工作理论在离开它所产生的实践场域去作用于另外一种场域时,其自身的性质虽然不会改变,但它的辐射功能必然会发生改变,它对另外这种实践场域的有效干预和正面影响就会有所不同,有时甚至会起负作用。因为不存在完全相同的班主任工作实践,每一种班主任工作实践就是一个实践场域,具有自身的逻辑、规则和常规。另外,班主任工作理论本身是动态发展的,处于逐步生成中,具有未特定性。所以,任何理论都不能宣称自己完全能够指导、改造当下的班主任工作实践,至多只能成为实践主体的认识对象,成为能够被理解和诠释的“文本”或“符号表征”。因此,班主任工作理论的功能就不仅仅是解释和理解班主任工作实践,更重要的是对实践主体的启蒙、启迪。正是“在理论中、通过理论”,实践主体逐渐实现自身的理论化,而实践主体通过批判的武器,达到对“理论”这一批判武器的批判,班主任工作理论也能因此不断发展和完善。

 

那么,我和学生的这些个性化的生活、故事只能为别人提供认识、感悟的思索原料。仅此而已!

 

三、把自己能说的话说好

 

相对于其他语种,汉语的表达有着十分优秀的传统。从先秦时代群贤毕至的诸子百家,到持有魏晋风度的“竹林七贤”,到气势恢弘的唐朝“诗圣”“诗仙”,到极富生命智慧而又称道儒家中庸的宋明大儒,他们流传后世打动国人的话语都是那个时代面目可亲类似田家语的通俗文本。于是,在此表述前提下,无论再高深的精神探讨境界,再繁杂的历史叙事,经过他们的语言世界转换后,就荡涤其艰深晦涩,化为一种妇孺皆知、黄发垂髫皆能诵读的文字。

我也曾经十分怀念冯友兰和宗白华先生。是他们用纯粹的汉语语法与中华民族话语体系,把中国哲学精神与艺术精神表达得如叙家常。比如冯友兰先生在《新原人·生死》中讲生死之味,如宗白华先生在《艺境》中讲艺术境界,在黄天厚土间谁堪伯仲?

清代名流纪晓岚曾说:“我尝编纂《四库全书》,纵览古今著述,知文章已被古人做完。后人竭尽心力才气,大都不能超出古人范围。有人自认可胜古人,皆不量力之甚者也。”

我曾经自不量力,妄想能让自己的表达也多少带点这方面的痕迹,以期让自己的语言文字有更大的分享可能,现在看来,有蚍蜉撼大树之嫌。尽管我在这本书的创作过程中多次延期交稿,试图有所突破,但均以失败告终。

——整个书稿,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实现表述风格的一致。有些文字是叙述性,有些文字是描述性的,有些文字是散文化的,有些文字是学术性语言。总之,这些纷乱的描述夹杂在书中,让人难受。

——而在文章内容的组织排列上,也是很不一致的。有的主题的行文其内容是按照内在逻辑串起来的,有的主题的行为是按照“冰糖葫芦”式的结构把内容组合起来的。

我也只有带着难望其项背的遗憾力争把自己能说得了的话说好,不能再有非分奢望。

 

《大学》有云: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当书稿创作完毕,准备俗套地写几句“后记”的时候,却发现“教育表达方式”在不停地呼唤我为此做点什么,而这也是我在两年多的创作中一直挂念在心的一个话题。以这一个话题结束这本书的创作,既简单回顾我的创作历程,也表达对这一问题的关注。

   哀之!践之!呼之!

(本文为笔者的著作《回归生命——一位班主任的生命教育实践》(山东教育出版社,2007年3月版)的“后记”。)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